mrt
幸安國小-遁地小子術坊製作
網 址 http://www.haps.tp.edu.tw/
電 話 (02)2707-4191 
專題簡報頁

 


《北捷公共藝術》

公藝在北捷

公藝多風貌

建構流程圖

訪談全都錄

問卷大調查

 

訪談全都錄


(捷運工程局)(小碧潭藝術家)(文建會)



土木三課的阿姨們都很親切,還招待我們點心呢!


最中間的即是祝課長


遁地小子們認真的聆聽

1.捷運工程局三課訪談

我們分組研讀北捷工程局發行的「公共藝術實錄」,其中發現一些有趣的情況及問題,便決定要親訪台北市政府捷運工程局土木三課的祝惠美課長,原本我們是提問人,但在親切的祝課長等一共五位阿姨接待之下,成了「座談會」呢!以下是我們的訪談逐字稿。

kids PA:(以下簡稱PA)請問您捷運美化專案小組是如何選出的?
土木三課五人 :(以下簡稱課)捷運局沒有美化專案小組的組織。但是從開始辦理公共藝術的遴選到目前已經歷經了相當長的一段時間,我們慢慢地覺得在車站設計時,公共藝術的主題應該與整體建築設計整合,所以在邀請顧問的合約中載明,顧問應尋求一位公共藝術的策劃人與其建築設計搭配,公共藝術的策劃人會針對車站周邊環境、周邊人文規劃一個主題與局堛漫蚇鴗H討論定案,再發展整體裝修及公共藝術增建的主題,所以整個組織就只有公共藝術策劃人、建築師、承辦人組成的一個小團體。

PA:承辦人約有多少人?
課 :如果整個成案,會有一位主辦及二至三位協辦同仁協助。

PA:請問您在公開推薦時有限定名額嗎?請問作品件數有上限嗎?或至少會有幾件作品?
課 :公共藝術依照設計辦法遴選方式有三種,一種是公開、一種是邀請比件、一種是委託創作,另外還有一種是價購,一般常用公開方式,公開方式希望件數愈多愈好,不會有件數限制。儘量多一些管道讓各個單位、各個藝術團體能夠知道我們在做徵件的活動,請他們都能提過來,這樣我們才能挑選出好的作品,?有件數限制。

PA:請問甄選時如果?有人願意參與創作,您們會有什麼替代方案?
課 :一般第一次推出公開甄選多少都會有人投件不會完全?有,但是作品合不合適設計,必須經過評鑑小組討論。如果經過委員評選?有合適的作品,通常會再辦第二次的公開,唯恐第一次的管道不夠通暢,萬一第二次還是?有合適的作品,我們就會提到執行小組討論是否改採別的方式,譬如邀請幾個國內比較知名的藝術家來參與,改採用邀請比件的方式,或者改採委託創作的方式,但是都必須經過委員會討論才能定案。

PA:一開始評選前會先做怎麼規劃?
課 :評選的方向我們會做一個建議,有時候某些工程比較趕,我們擔心公開的時間拉得比較長,我們會提出建議用邀請比件的方式,視委員會接不接受,委員會有時候會認邀請比件只有限縮幾個藝術家而已,委員會可能不接受還是要求用公開的方式,也有可能接受邀請比件的方式,不諱言邀請比件的方式會縮短作業的時間,因為我們的對象比較明確,有時邀請三位,有時邀請五位不一定,但是起碼不像公開是這麼多的件數,然後可能作品我們能接受的件數落差比較大,經過篩選過的藝術家的作品比較能夠達到我們要求的水準,差異的情形會縮減比較小,作業的時間也會比較縮短,比較不會有廢標或流標的情形發生。

PA:為什麼有些站的公共藝術有和當地特色做結合,有些卻沒有?
課 :那你了解有哪些沒有呢?

PA:關渡站有一個水鳥保護園區,應該會有一些水鳥的圖片或圖畫。
課 :關渡站不是我們所設計的,他的公共藝術不是我們所設計的,他是捷運公司,因我們是捷運工程局。通常是在營運通車之前會做公共藝術的設計,像淡水線是因為比較趕,所以我們基本上只有雙連站是由捷運局所承辦的。其它在營運中放的作品都是捷運公司做的,他可能是與當地的關渡大學有合作做定期的展示,所以那部份不算是捷運局

PA:有些站跟地區作品的連結性比較沒有那麼強,因為他剛才說的是關渡站那有沒有其他的站比較不太連結的。比如說南港線像昆陽站的( 旋 ),那我們很想知道當地有什麼樣的特色,會讓你們連想到要做這個主題?或者是說像小碧潭站的幸福廣場設計,我們也很想知道為什麼會有這樣的創意發想?因為我們本身不是當地人,我們很想知道這個和當地特色是怎麼結合出來的?它們有些地方是很結合的比如說像台北車站,那地方以前是古蹟,然後把它放在那個地方,就可以很清楚明確的知道公共藝術作品的理念和特色是和那裡站名做結合的,但是有一些站比較沒有和當地的特色做結合,所以想請問一下當初在做設計時是有什麼樣的考量?
課 :這我來說明一下,基本上每ㄧ件公共藝術都是針對每ㄧ個站做設計的,其實他都有他的地緣性,像昆陽站的 「旋 」它目前是ㄧ個端點站,那藝術家覺得她就像一個旋轉木馬一樣, 人從這裡進又從這裡出。他是ㄧ個端點站他是ㄧ直迴旋的,所以他做一個旋轉木馬在那裡,就因為他是ㄧ個端點站的關係。
  至於小碧潭站在創作時剛好有哈利波特正盛行,所以就想要塑造一個九又四分之三那樣的月台,他就希望你到這個站後會有很幸福的感覺。他叫做幸福知道,透過月台你就變身到小碧潭站,這個空間很特別很異類,所以他有塑造一些作品很科幻的感覺,他的一些光影的變化、一些民俗感受,希望你到這裡後會有一些很奇妙的很奇幻的感覺,這是他的主題。其實小碧潭站是我們的一個支線,所以你可以把它想像因為坐了這支線,來到了這個站,這個站非常的特別,好像置身到一個不同的世界,所以他做的非常的科幻,那也是我們首次除了那個忠孝復興交叉口有二個空風口是用這種手法以外,就是由我們徵選、設計,然後由我們捷運工程局來施工的這種作法,小碧潭站算是發揮的淋漓盡致。所以他也被選為公共藝術獎,是全國公共藝術獎裡面我們獲選為優勝的作品之一,所以是蠻有特色的。他是全面性的一個設計除了是單點的作品之外他還是票選,跟一些棚架、燈光、圍牆甚至色彩都是不一樣的,這個藝術家他本身也得到一個最佳策畫獎最佳特等獎,在全國公共藝術比賽堶掖o個作品為捷運局拿到二個獎。因為他這次所邀約的他有一個年度的時間限制,那剛好在這個年度內我們所提出來的這個作品其實不多,反而是我們後續有許多作品剛好在下個年度再提出,所以我們這次提出的量數並不多所以只有這個被入圍獲獎。
   台灣公共藝術的量也不多,所以我覺得台灣的公共藝術還正在起步的階段,那台北捷運局的這些作品非常的好所以算是ㄧ個領頭的角色。其實現在公共藝術應該也在漸漸的達到了某一種程度的豐收期我們是這麼感覺,應該說是在台北那像其他的地方是比較蠻荒,這次是文建會第一次舉辦的第一屆公共藝術獎,所以剛才有提到是否有得到類似的,可能是國外或是如何評選,不過有委員說我們捷運的公共藝術不輸國外的,所以就捷運的公共藝術來說台北捷運的公共藝術在世界上應該算是不錯的,但這次不知道什麼原因文建會只願意先給我們這兩個獎,因為如果真的要比的話我們應該是公共藝術的先進,如果真的比起來應該不會太那個。

PA:那未來有計畫要繼續參加類似的評鑑可以把台北捷運公共藝術更加發揚光大可以繼續往外推?
課 :那當然是會有,如果有哪些單位有這樣的一個活動,我們當然就是非常樂意參加。文建會之所以會舉辦第一屆公共藝術價值,他只不過要提醒不只會創作,後續的維護管理很重要,擔心因為很多人藝術作品做出來後,後面的人卻疏於管理讓他荒廢在那邊,他覺得非常非常的可惜,那當然是因為我們非常注重這一塊,所以我們都會和公司聯結的非常好,要求公司一定務必要定期的去維護定期的去管理,那其他的部份就礙於後續的經費問題等等,那事實上就非常的可惜讓那藝術品就此蒙塵在那邊了,所以他才會提議辦理這個而且以後他都會每一年都會去辦理,那當然這個我們當仁不讓我們是一定會去參與的啦。
   在這邊我們也蠻希望說能朝國際性的大獎去發展,如果有這樣的訊息請告訴我們這些作品我們都開放給國際的藝術家都能參與,公共藝術作品的國籍也蠻多元的。
   古亭車站的作品並沒有地緣性,而是依照車站裡人來人往不期而遇的感覺來創作,只要作品獲得委員的認可就是一件不錯的作品了。其實一開始並沒有設定地緣或抽象概念的,只是提出一個公共藝術的建設計畫。而古亭站當初是委託師大美術系的,所以也可以算是有地緣性的,就是全權交由他們來找藝術家,但是其實也很希望能夠有地緣性,像是中正紀念堂就是委託北美館,以整個大台灣的角度來創作。所以地緣性市有微觀的和巨宏觀角度的,可以是從很小的、當地的角度,也可以是從台灣的在世界上的地緣性,還是車站在交通或航空上的地緣性,是沒有特別的限定的。

PA:如果要建設一個新的公共藝術,是如何選定製定主題?
課 :在設計階段時,主題就已經有明確的方向了。例如內湖線當初就設定為築城故事;而浮洲線就以白鷺鷥作為主題。但是因為是由不同的顧問公司所策劃的,所以會有不同的主題,但未來的方向會希望愈來愈與地緣性相關聯,像是當地產業和居民的地緣性。例如南港東岩有世貿二館的興建,所以希望強調科技的現代感,但是各個主題還是很多元化。

PA:請問您們萬一公開評選的作品不符合說明會的規定將會如何處理?
課 :如果沒有任何一個符合的話,他會建議流標,就是選不出來,就會回去再徵件,就是我們在評選的時候有分兩階段,第一階段是初評,第二階段是複評,那這麼多的案件,我們經過第一次的篩選就是再選出三個作品出來,那如果不符合當然在初評就會被放在不入圍裡面,那選出入圍就是符合我們的需要,然後最後再到復評我再去評首獎還有二、三名出來。

PA:那通常在初評會收到幾件作品?
課 :一件到三十幾件都有,不一定。

PA:所以就是最後都會選出三件?
課 :不一定,有的時候是兩件,有的時候根本沒有,沒有就不用複選了,就直接重來。

PA:請問您徵選時,評審委員會大概會有幾位出席?
課 :七位裡面至少要半數,所以要至少四位出席才能開。

PA:請問您從繳交作品到首獎作品公佈,約需經過多少時間?
課 :一個禮拜,沒有我們有分如果是邀請比件就是一次評選,三個設計者來簡報之後,我們宣告結果上去就是其實我們邀件跟評選都差個兩三天而已,然後只要等邀請結果宣告核可,所以大概一個禮拜可以決定,那如果是公開徵件的話,初選選出來三位還要再給他們一點點時間進入複選,那通常會給他三個禮拜時間,而且還要配合委員的時間,有時候委員可能不能出席,但是我們都會給他差不多兩到三個禮拜的時間給入圍者讓他再去準備模型啦,或是準備3D動畫啦或是做簡報,然後等開完之後再經過我們簽報的程序,所以加一加大概最少要一個月,就是說如果公開的話,最少最少要一個月的時間。

PA:請問您徵選過程中或將作品設置完工後是否曾引發外界的輿論?就是那些批評或是反對的意見。
課 :公共藝術放在車站,所以每個人看那個都會有感覺,所以所謂輿論一定是會有的,如果有人注意到那邊有公共藝術的話。

PA:那對於施工或公共藝術作品會有影響嗎?
課 :我們一定是施完工才會開放通行,其實應該說是我們早期的時候,就是說公共藝術在遴選的時候會比施工的腳步來說會慢一點,是會導致說公共藝術進去的時候可能對原來已經完工的東西會在二次施工,所以慢慢的我們才會覺得說這樣子一來就是說二次施工會破壞原來的工程,二來呢感覺上就是附加的這個情形,所以我們才會改成說我們設計的時候就已經把公共藝術慢慢的成型,提早做遴選的動作,那也就變成一起完工一起通車,那車站都已經通車公共藝術就已經做完了。
  我解釋一下二次施工,就像我們家裡一樣,今天地毯鋪完了對不對,然後媽媽看到了一個家具很漂亮結果勒他要把地毯剪掉一個洞就叫做二次施工,那如果說媽媽先看到一個很漂亮的家具先買回來了結果你要再鋪地毯時你就會把地毯就挖開了然後地毯就可以少鋪一點點這種就叫做事先規劃做好的結合這就不一樣這樣懂嗎?

PA:那請問一下哪些站是屬於二次施工嗎?
課 :就像那個導覽手冊這個如果我們當初夠早進場的話因為他這個是燈箱的作品本來就是燈光可以擔負起這條通道照明的設施可是因為比較晚所以他是附加的因此我們原來的燈光不能取消所以變成說有日式的燈光跟這個燈箱在一起,所以很可惜所以這個作品是在通車前偷偷的把捷運的燈給關掉所以才會感覺這麼有氣氛的一個狀況,所以基本上大部分二次施工喔只是大部分都是通車前完成所以像是雙連站也是徵選出來決定要做那邊時牆就不做了所以就其實很少有二次施工。

PA:那新店站那個算不算?
課 :新店站個那個不算因為它只是一個戶外的結合。然後像通風口其實也是冒出來之前就設計好了所以很少有二次施工只能說是夠早進場的話就是規劃可能會跟車站內的設施更結合,所以其實很少有裝上去再拿下來原來的牆面裝上去再拿下來放公共藝術品的情況。
   更結合就是譬如說像小碧潭站那樣整個融為一體的感覺,對小碧潭站也不是是說他已經做好地皮然後敲掉重做根本就是那個地皮他就給我們建議是木頭地板我們就直接做上去

PA:請問初選及複選的評審制度為何?
課 : 初選?你說什麼?你是指那一個初選?

PA:就是初評和複評。
課 : 初評和複評,就是剛剛我有說過,初評就是證件很多接進來,我就會先進行篩選,符合我說明書內容的,我就是先選三件作品,二到三個作品,我們也曾經因為作品太少,所以大概就選二件,二到三件,那這就是初評的動作,他沒有分名次喔!只是說這些作品可以符合,先進來,入圍,就好像金馬?入圍名單這樣,然後到了複評,就開始有那個最佳男主角、配角這樣。

PA:從初評到複評之間,會請藝術家們再做修改嗎?不會?
課 :不會!但是他可以再提出更好的,這部份他要做簡報,簡報的內容,他要去做說明,他可能再提出更細部的東西,但是他不能再跳脫?來初評的架構喔!如果他又獨立是一個案子,那就抱歉不行,當初就是因為初評入圍是那個作品,我們才去選他進來。

PA: 請問甄選為何要另聘一位具有法律常識的律師?
課 : 這個我看,我們只有一次,就是在辦理新店線南段及南港線時候有聘請一位律師,那是因為那個時候的採購法要求要有法律背景的人當評審委員,可能就是大家反應不好,所以後來採購法就把這一條拿掉了,然後我們後來又有公共藝術設置辦法,基本上辦理公共藝術時候的評審委員,是遵照公共藝術設置辦法,他比較是偏重藝術方面的專才,這個算是一個那時候的一個過度期,採購剛頒布時候的一個過度期的案例,就只有這一組的評審委員有加入律師。

PA: 請問您是否有遇過所有的評審委員都沒有來的狀況?
課 : 我們還沒有碰過所有委員都沒有來的狀況,但是有的是臨時告訴我們他沒辦法來,我們只好改時間,有時候要配合委員,晚上 6:30開會,或配合老師的時間,禮拜六、禮拜天開會,常有的事。我們要用上班額外的時間,晚上6:30以後或禮拜六、禮拜天再來加班。一般我們都會電話先邀約,其實評審委員他們也都很有經驗,他們如果已經答應了,如果他們不能來的話,其實一般有機會評審,那你要二分之一,一定要四個人,我們一般會請至少五個到六個,當天有空的,因為我們也怕說他答應我們,臨時不能來,然後評審委員他們自己也知道,如果萬一有事不能來,像有的委員也會特地打電話來說,如果我今天沒辦法過來的話,你們這個會議是不是還是二分之一以上,一般這種情形不會產生,沒有二分之一就流會,那個會議也沒辦法開。

PA: 那他們會自己去委託別人來嗎?
課 : 不行!不能代理出席,委員一定要親自出席。

PA: 請問評審意見不同時,要由那一位做為最後的裁決,或另有其他方法?
課 : 委員會是委員制,是多數決,不是由一位委員來做決定,他們各有不同的看法,那沒有關係,最後還是由多數的委員決定為主。偶數委員的時候,那主席就要退出,那不然永遠都是三比三,就沒有辦法。比如說今天有六位委員出席,我們一開始就會先邀請一位,他們自己會互推,推一位主席出來,那比如說開始要選票嗎,對不對,那如果出現二件作品都是三票,那投三次都還是三票,這三個人喜歡 A,這三個人喜歡B,投三次都還是三票三票,這個時候那個主席就必須無條件退出,這是在投票的時候,才能把一個結果評審出來。

PA: 請問當作品完成時,大家會有什麼 ……
課 : 你說這個作品完成時是指評審出來,還是作品做好了?

PA: 做好了,能驗收。
課 : 他如果在施工中,後來我們會修正說,請評審委員去參與,執行小組的委員,去現場看一下,就是到工廠,在他安裝前,在期中去看一下作品是否和他當初設計提出來的理念相符合。在安裝之後呢,在安裝的時候,其實是按照工程驗收方式在驗收,不過現在所謂的一次驗收,就是驗收只有一次,那其實作品施作期間很長,他剛開始要先提他的設計,然後還有一些所謂的介面協調,比如說今天藝術家希望有燈光,那可能就要跟我們原先車站裡的水電標,他要去說燈光我要配多少,一些需求他要提給他,或是他在地坪上要挖多大的洞,土建標就要幫他留好給他,這就是所謂的介面協調,之後有一些載重啊,就是一些比重的東西,他就要提出來所謂的結構計算,這些文件審查,必須全部同意之後,他才可以去現場安裝。那整個安裝完,在我們合約要求的工期內安裝完,我們才會辦正式的驗收。
   就是我們那個作品喔,除了說我們剛剛說的初評和複評之外,我們還要再送到中央或市府的審議委員會,要分三個階段送,一個階段是在我要評審之前,我要先送一個設置計劃書,要先獲得這個委員同意我才能去公開邀約來評選;然後評選出來,我要把這個評審結果再報一次審議委員會,然後到整個作品完成之後,我要把作品設置完成的報告書,我要再報一次審議委員會,那這個也算是一次作品完成,再一次評審,就是說中央的,比如說這個路線是跨越台北縣和台北市,那我就必須提到中央,中央是由交通部籌組的一個審議委員會。那比如說內湖線就只有座落在台北市,那我就要提到台北市的文化局審議委員會去審議。

PA:請問您為何接觸這個行業?
課 :因為我本身就很喜歡藝術,所以當初捷運局剛好在辦這個美化專案,所以我就跟我的主管說,如果我進捷運局的話我要承辦這個業務,那很幸運的真正接觸了這個專案,然後真的可以把我的興趣和工作結合。

PA:請問您做過最費力的作品是哪一件?
課 :我想到2件,一個就是那個通風口,因為當初要冒是個出來的時候,當地的社團組織非常反對,他們覺得作品的設計非常的醜,那的確我們是比較功能性的設計,所以他們就來找我們的副局長,所以後來決定就是那我們委託您,我們用公共藝術的方式徵選,那你幫我們調查一下這附近的居民喜歡怎麼樣的作品,他也就幫我們調查了,旋出來這個主題叫做「風水波綠影」,所以後來第二階段就直接委託他們去做一個公共藝術品出來,那他就真的找了一個住在美國的藝術家來做,但後來作品做出來後委員不喜歡,所以這是個很尷尬的場合,而且這個委員有對藝術家做出一個建議,納後來這個藝術家就無法接受委員對他的建議,所以他就決定說放棄不要做了,那我們就改成公開徵件,然後選出了「樹河」,那「樹河」是滿符合當初徵選的主題,可是因為那個社團組織就是對我們很有敵意,所以他那個藝術家的作品也的確投進來了,但還是沒選上,這是個比較棘手的問題,就是當你面對群眾的時候,其實之後也發現說這個社團組織到底是不是代表東區,因為東區有人在工作、有人在逛街,有商家也有住戶,那你到底是以哪一方面為主,就是商家希望有廣場聚集人氣,住家希望有很多樹來乘涼,所以是以誰的意見為意見,所以這個案子讓我了解到說民意是真的很難去取捨的,什麼叫做民意。
   因為最主要我們是請交通部所屬的單位,所以他不成類的工藝品我們會送到交通部,那學校的話就送到教育部,那文建會本身就沒有辦法,不過交通部是特地設立一個公共藝術設置審議委員會,同樣也邀請藝術界的學者專家,或是比較專業的人士組成的委員會。那如果因為這件事的話,我們應該去問文建會為什麼不籌組一個審議委員會?

PA:公共藝術是文建會所管轄範圍,若文建會沒有撥款,請問你們會如何籌措經費?
課 :文建會沒有贊助過,我們都是從工程的經費撥一筆預算來做公共藝術。應該是不會不夠啦,因為我們的工程費用都遠多於公共藝術品的費用,公共藝術費用只有總工程款的百分之幾而已。

PA:請問平均一個作品耗資多少?
課 :無法平均,從100多萬到幾千萬都有。

PA:請問有沒有獲得首獎的創作者卻不願意放棄設計的智慧財產權?
課 :我們只有在辦理中和線跟新店線北端的時候有這個困擾,因為那時候太趕了,所以藝術家在接受邀請的時候,還沒有看到這個契約書,等他看到的時候,的確是有這個不願意的困難在,所以要經過不斷的溝通,因為如果你不簽的話,可能就要放棄這一個設計權,那要看看藝術家的權量是怎麼樣,以我們局裡的態度一定要拿到這個著作財產權,因為這個經驗之後,以後我們先公佈契約,在我們投標須知裡面,一定會有契約,就是說遊戲規則就是這樣,如果你願意你就參加,不願意的話那就不用再煩惱了!

PA:請問目前哪一個作品的製作經費最高?
課 :應該就是忠孝敦化交叉口的兩個通風口,是四千三百萬,再來,是小碧潭站也是很多,但是它的帳面上也是一千五百萬。

PA:靠近忠孝敦化交叉口的兩個通風口,作品樹河,裡面的冷卻水塔有噪因,請問當初是如何處理的?
課 :應該是說它有些運轉中會有聲音,所以它其實應該就是些隔音啦!應該是說作品本身有些隔音啦!用作品把冷卻水塔包起來,那個牆可以稍為阻擋一下。
  應該是說應該說是作品本身有一些隔音。用作品把冷卻水塔包覆在作品裡面,所以牆也稍為阻擋冷卻水塔的聲音。是針對冷卻水塔的噪音嗎?嗯,你看得到是那一頁嗎?63頁。哪一本書的63頁?第一本?不是,那是個手冊,我們翻的那個是大本的。沒關係我們找一下,再回來這個問題。

PA:請問目前在捷運車站得公共藝術作品,常常有人去摸,或去攀爬,請問你們會不會定期去保養?多久的時間?
課 :現在我們公司這邊都盡量在做,而且文化局這邊也有要求,要求市府所管的各單位的公共藝術都要定期維護,據我瞭解,他們每年編預算,然後去保養或更換零件,定期的保養是一定要做的,但是美一年特別有去維護的有幾件,不是每一年每一件都要做,因為現在捷運車站的公共藝術作品非常多,所以比如今年以新店線為主,隔年就以南港線為主。所以有時我們也會接到民眾跟我們反映某一個站的公共藝術作品都不會動,為什麼都不會動?事實上是有編預算,但是來沒有去執行,等執行後就會動了。那個【迴】也是好久好久才動起來,預算是有編,只是時間還沒到,他們沒有辦法去做。每一年都會去做,但不是每一個作品,每一年都會維護的到,特別是那種互動式的,有時後比較容易常常壞,這是一定的,但是互動式一方面它很有趣,民眾容易去接觸,壞的機率高,公司比較困擾,我們也會提醒公司說這種作品維修頻率要高。但是這和預算有關係,所也難免會拮据的,他們也是盡量在做,我可以敢說,他們已經做的很好了,畢竟還是有很多公公婆婆在監督他們一定要做,他們不得不去做。

PA:那個維修的預算沒有那麼多?
課 :對,總是會有其他的東西造成排擠,例如地板可能要先做,不然民眾會滑倒;電扶梯要先做,不然不能坐捷運。

PA:所以維修藝術品的預算和電扶梯、廁所的維修預算在一起嗎?
課 :是的,它們並沒有獨立出來,就只好工程費提一半出來維修,不是單獨列出來這麼清楚。

PA:目前沒有一個法規規定說一定要把這筆錢拿去維修?
課 :沒有。

PA:所以很可能被排擠掉?
課 :有可能。如果沒有一些管理單位定期去文催促或民眾反映,有可能很多單位他們就不做。你有反映我才做,沒有反映就當作沒看到一樣,也是有這種情形;但是捷運公司做得還不錯。

PA:有沒有有人故意去弄壞的?
課 :目前沒有聽說這種案例發生,其實大家坐捷運的規矩還蠻好的,真的大家都很棒。其實公共藝術很多也是希望民眾去觸摸它,就像台大醫院站有一個小公園的座椅,你越坐他越亮,不怕別人去摸。你說蓄意破換的情形,目前是沒有,以土城站【金城傳奇】那個案子來講,它是作成(夸石),(夸石)就是那種出土文物那種感覺,我們也問過,因為你放在牆上,有些人會好奇去敲敲看會不會掉,其實你真的去敲也沒關係,因為出土文物本來就有可能東缺一塊,西缺一角的,搞不好也變成另一種不同樣子,可是你們千萬不要去敲,只是它在某程度上是可接受。
  有一些作品是被破壞而消失,例如和雙連國小合作的【兒童彩繪大地】,現在已經看不到,如果這本你們有的話,就是第 15-16頁,是跟雙連國小300個5-6年級的小朋友一起合作的作品,每一個作品都是小朋友的心血結晶,所以公共藝術是需要小朋友的創意的,這個是很有趣味的,但是它們為什麼會被偷光,因為它是在戶外,沒有站務員管理的,沒有參加這個活動得小朋友可能心生妒意,曾經有人看到沒有畢業的中輟生拿石頭去破壞,所以真的有這些事情發生,現在看的的作品是後來又作的新作品。

PA:那時後沒有考慮到惡意破壞?
課 :那時後的馬賽克應概要用後一點,敲不壞的那種,可是那時後並沒有考慮到這一點,讓這個作品流失,很可惜。

PA:那會不會要求破壞者賠償?
課 :這是捉不到,等小朋友告訴我們的時候,人都不知逃到哪去,我們找雙連國小的小朋友是因為他們都住在附近,每一個小朋友都是小警察,可是當他們發現破壞者又能怎樣?頂多是告訴我或是捷運警察,可是那樣就來不及了,所以很遺憾,有人刻意破壞。當他們看到有人在戶外做作品的時候,他們能敢怎麼樣,頂多就是告訴我或告訴捷運局,那時候已經來不及了!所以這是個很遺憾的,就是有人惡意破壞,所以捷運公共藝術就是要耐用、耐久,如果以後放到戶外的話,不管是放哪裡,都是要耐用耐久,而且,基於維修,即使是弄壞的話,這些都要考量到,有關公共安全的維修,公共藝術品放置在公共場合,有可能會遭人破壞或太老舊。

PA:請問你們會加以維修還是直接拆除?
課 :嗯~基本上,我們都盡量維修,很少會拆除的,都花了幾百萬的作品很少會拆除的,對!盡量維修。

PA:請問您若是首獎的作品,可是審議委員會一直不滿意那該怎麼辦?
課 :我們剛才說的那個李乾朗的作品「麗正崇熙承恩景福」,他的那個困難點是因為我們把古蹟給切割了,就是當那個城牆挖出來的時候有好幾百條,藝術家只是拿了其中的部分來做作品,那當初的城牆的石條非常大,那勢必要切割才能掛在牆上,這一切割就引發是不是破壞古蹟的這個爭議,所以很多議員拉監察員來執行質詢。那我們的回答就是說,你要這種非常傳統的展覽,我們有這四個窗戶給你展現,那種是中規中矩的像故宮博物院似的有說明牌然後把它當古蹟來展示我們有,但是事實上是石頭,是一個建材,如何讓他活化再利用,它有了價值,讓它重新被當成一個石材來用,那是它最大的價值。那你要有那種展示的我們幫你辦了,可是我們另外辦一個牆面,就是把這個石頭變成作品創作的圓柱,我相信這是那個老石材一個最新、最現代的一個科技的解釋,所以我們這樣的回答之後,其實監察官也蠻接受。雖然比較棘手,就是說很多民意代表來調查,所有的紀錄都要把他整理出來,還甚至要放到監察院去,還好他們都能接受行政過程非常的複雜。

PA :今天不是有北門遷移的那個新聞?
課: 對啊但還好那時候還沒有文資法,有文資法的話我們連動都動不了。 那時候還沒有文資法,現在修法之後更嚴格了。 所以現在要把古蹟切割,根本不可能,對,不可能,連動他都不可能。

PA:曾經有這樣一個古蹟建材活化的例子,那所謂古蹟在古蹟界有沒有甚麼依循的依據嗎?
課 :幾百年認定為古蹟,那是屬於建築體系下的基礎,它是屬於古蹟的基礎??古蹟,他們有好幾派的人眾說紛云,所以也很難講是要怎麼樣決定,那我們都依照著程序去做。

PA:那剛好李乾朗的這作品告訴我們同學甚麼是判定上的曖昧。
課 :他本身就是古蹟界屬於比較份量的,他那個作品我們是直接委託他創作的,在藝術性的部分他提出好幾個,但都被委員否決,逼著他,要求他,一定要有一個藝術家來做,所以他後來找到某某人來做,某某人有這樣的點子,他甚至把每一塊切割出來的城牆去鑄模,用新的材料把他成一個玻璃的,像冰塊一樣,所以會看到這個古蹟的石條做出來的作品,跟城牆,跟他的分身,用比較科技的東西做出來做一個對比,是一個飛行的船,一個是海上的船,呼應到我們捷運都是一個交通工具,所以其實藝術是有一個很深的意涵在裡面。

PA:那剛才您之前提到的那個樹河就是他有經過一個某團體,經過一個檢討去做一個問卷調查,那有沒有其他的站,有過這種事前對話?
課 :沒有,就是經過那時候就很難經營那個人力,就沒有再這樣了, 有之前雙連站有要定主題的時候,有訪問當地的里長,然後他們建議說做有關雙連的歷史變遷,那至於是不是找里長來當評選委員,那後來他們都推辭,因為他們只要鋪水溝,申請經費的,他說這種藝術性的事情讓專家來做,所以只有在雙連站的時候在定主題的時候有去拜訪他的足跡,拜訪一下里長。

PA:所以後續就比較減少公共對話性?
課 :對,在那之後,我們也是有啦,就是說我們嘗試了就是用徵圖的方式用票選,等於就是藝術家先提出他們的圖,然後我們用票選看看當地的里民,他們的接受程度是怎樣,但是那個票選的成果,只是一個委員的參考值,這樣會引申另外一個爭議,那民眾會認為說:我們那麼多人選那個第一名,怎麼會出來以後不是那個樣子,就感覺民意好像不被接受,這也是我們必教會估討的地方,所以我們會比較少,後續比較少用這種方式,因為你既然去票選了,票選出來的結果又沒有把它納為所謂的評比的要項,感覺起來好像沒有把這個做一個結果,所以最後還是由評審委員會來選出合適的作品。

PA:請問貴單位是否考慮將每一件作品都立上解說牌,讓觀賞者了解作品的意義?
課 :有啊!都有啊!這是規定,每一件作品都有說明書。

PA:我們也實地勘查過了,那有些地方可能沒那麼明顯,像有些位置能不太能讓人聯想到這是在講這件作品

課:像哪一站?

PA:淡水站,外面那個波浪。
課 :淡水站不是我們做的,那是紀念盃吧!

PA:那像板橋站(時間的軌不會動,所以我們考量的可能是解說牌要比較明顯或比較多面性的,就是跡)不是有4根柱子嗎?
課 :對。

PA:只有一根柱子有解說牌,那小朋友比較難找到說明牌,第一時間找不到,而且他也沒有再轉,所以感覺會像是一個地面的裝飾品。那小朋友如果沒有看過導覽手冊,他不會知道那是個藝術品。
課 :因為他也說一進捷運站就有類似的說明去解說這個捷運站內有什麼樣的藝術品成列在是很謙卑的放在作品旁邊,他不希望去張顯說「你來看我!你來看我!」就像在美這邊。
  其實那時候委員有在說品說明牌應該控管,一個大作品旁有個小小的說明牌,讓有心人可以去找到,而不是逼一個不想去閱讀他的人一定要去看它,所以這就是委員會要求我們說作品說明牌不能太多。假設那個作品是好幾件組合的,我們也不能每一件作品都放一堆說明牌,委員反而不建議是這樣。他反而比較希望是集中一個,而且這個品說明牌還最好是要融入作品的

 

PA:請問如果未來捷運局要製作新的公共藝術品會考慮用互動方式還是比較偏向靜態和平面類的?
課 :你這一題如果問捷運公司,他們會說他們喜歡靜態和平面類的。

PA:是因為維修方面的緣故?
課 :對,因為互動不知道是不是因為 ………會很難講,像我們去看的那個南軟園區裡有一個日本的它做了一個是也算是互動吧!因為它是水一直在那邊動,對,但是他那個作品是放在戶外那也是差不多3年了,他也動的還是很好,那但我們國內的工程各方面還使怎麼樣,有時候就是容易出問題,那有可能是在我們的精工機密度,還沒說做的那麼好,所以說在這種情況下,我們當然就是要配合公司,這種作品就是盡量少比較好,希望作品能夠好維修、好保養、永久的,這方面比較重要,可是我們不排斥啦!就是我們邀件的內容是可以很多元性的,我們都還可以接受,那當然還是要考慮到這個維修的空間和管理。

PA:請問您最喜愛的公共藝術品是那一件呢?
課1 :時間碎片:分割陶罐、86400─一天有86400秒。
課2 :對每一件作品的印象都很深刻,都像小孩一樣從無到有。
課3 :雙連•行遠:因為各人喜歡歷史,看到牆壁,好像到了那個年代。
課4 :對每一件作品的印象都很深刻,都像小孩一樣從無到有。每個孩子都有他的特質,都是好孩子、好作品,越瞭解它,就越愛它,可以知道它要告訴你的聲音,每次經過都有不同的想法。
課5 : 有機會去接受這實體的公共藝術,因為我是騎車,事實上我很少去搭捷運,那我是覺得台大醫院的這個小公園可以跟人互動,讓人家可以去親近他,作品做那麼久還是可以保持那麼光亮,跟他的那種感覺給人那種親近性,所以我本身還蠻喜歡的。

課:那小朋友等你們都問完這個問題,我再來問你們,因為我們很想知道,民眾對我們做那麼多公共藝術的回響是怎麼樣,他喜歡哪一個的作品,然後為甚麼,其實我那時候的那個松山機場站,我們有些問卷,但因路人行經,都不太理我們,所以回收的也很少,所以我們很想知道,這樣也可以列為我們後續的臨選作品的一個方向,一般民眾比較喜歡哪一種一列哪種形式的,那我們就多朝這方面去規劃給我們一個參考的指標,所以等一下請各位不吝的給我們一些。

PA:那還是請問一下,剛有沒有問卷的遺跡讓我們看一下
課: 有啊,去找一下,有空白的嗎,那剛好給你們填一填,我們還可以回收一下。 那之前松山機場是新那個問卷,好,有上面有五個,有票選出來的供委員參考,也有人覺得公共藝術要請專業的委員,已不分名義來取決,跟選舉一樣,有些可以灌票的,那現在人民對藝術涵養是比較高的,評選出來的,個人的美感取決,還是親朋好友這情形都會產生。

PA:我們有這導覽手冊,那想請問一下,因為我們小朋友也有做一份問卷,如果我們的問卷要在在捷運站裡發放那是不是要問捷運公司,對那從您這邊問會比較成功嗎,還是大部分都不會反對?

課:在那邊若不干擾他們的行經動線應該還好,但問他,是請他們幫助你們還是,我們是想問他的許可,對我的意思是請他們採訪還是你們自己?

PA:我們要問他們許不許可我們發?

課:那是付費區還是非付費區?

PA:可能是要看藝術品設置的位置在哪裡,因為我們的問卷是應藝術品主題去提出來的。

課:那最好還是跟站務人員說一下,得到他的允許。

PA:是站務人員還是應該是跟公關、還是統一跟捷運公司?

課:應該公司內部,你們學校應該會協助你們,申報由上面核准的拿這公函,他們每一站都會協助你們。

PA:對請問您在做公共藝術一系列的評選說明時,您最擔心的狀況為何

課:首獎從缺,就流標,我們就要重辦,所有的過程要重新進行。

PA:在公共藝術籌備期間,時間上耗費很久,請問會不會有時審查或其他是拖太久,有太多閒置期,這時可如何因應?

課:案子拖太久?不會有這種情形。這情形產生有時是委員的意見或藝術家在思考怎麼去解決委員的建議,那我們盡量跟藝術家說可不可以快點給我們提供給我們資料給我們看,也只能這樣一直協調,不過一般這種情形不多,偶爾會產生。

PA:那我們剛有看到這導覽手冊,小朋友他們也要做一本,那若是說還有什麼問題可能要再麻煩貴單位,那到時候這東西完成後可不可以放捷運站之類的?

課:要去問捷運處營管處,那這個量可能會非常的大,不太可能當成文宣放在捷運站。

PA:應該是說當推廣文件放著,放十本二十本可行嗎?

課:可能要透過捷運局不過他們不太接受放其他的宣傳單還是要用公函請他們同意,不過放置量太少就沒什麼效果,量太多會增加你的負擔,因為每天進出捷運站的人放置幾本一下就光,因為我們很少在每個站次看到這個東西,我們這個是來跟我們索取的才會給,因為沒有辦法放那堙A據說有一些藝術家印一些明信片放在那埵陵伬啈洸U圾的一早來就把一疊都收走,所以世界上有各式各樣的人,我們不知道他是真的要去閱讀,還是,所以有時變成是站務人員在管理,先收著,你跟他所以你跟他索取他才會給你,所以很可惜,我們這個不能廣為宣傳,不過也有人認為可以用自動投幣機,投十塊錢掉一本。

課:前面那剛剛那一題找到了,是指整個過程的聲音還是指我們做的時候的噪音,其實每一個作品都有冷卻水塔噪音的問題,所以基本上是不行的不可能因為樹河冷卻水塔噪音的問題,而打回票,跟他一起的作品之前都有噪音,那他已經放在二樓了噪音已經減少了還有牆圍住,所以有靜音的效果,若相較放地上已經有減半了那個作品應該不是解決噪音的主要考量主要是要美化那一個作品用公共藝術把他包裝起來,噪音事實上無法改變很多,可是也有中和一些流水,中和掉他的噪音,不過無法完全解決。

PA:我們今天的提問很謝謝捷運局的同仁。


 

外訪心得

 

黃怡薔
       今天我們去採訪捷運工程局的人員,由五位工作人員來回答我們關於公共藝術的問題。我剛進到會議室中,那裡給我的第一個感覺是非常親切的,和原本想像中的可怕場面不同。在訪談過程中,因為我們常常不知道如何抓時間、也不清楚受訪者的回答結束了沒,所以有些同學,包括我在內,就發生了不小心打斷回答者的尷尬情況,真是不好意思。
       我們有一題問題是:請問最令您印象深刻的公共藝術作品是哪一件?為什麼?結果課長幽默的說:「這題很有趣,我們五個都各回答自己的看法,所以你們每個都要說說自己的看法喔!我也很想知道你們對這些公共藝術作品的觀感呢。」而令我印象最深刻的作品是新店線小碧潭站的「時光凍」,因為它看起來軟綿綿的,很好吃的樣子,還可以讓人坐在上面,非常實用!而且當我看到它被溶化的液體,也讓我覺得相當溫暖呢!
       這次的外訪活動讓我了解了如何比較正式的提問、溝通。但是這次的外訪我們的表現還有很多進步的空間,例如:與人對話時一定要看著對方,並保持認真的態度。老師另外也提醒我們要坐姿端正、不要亂動等等。希望下次還有機會能參加外訪活動,磨練我們的溝通能力。

余以凡
       我們大家去訪問捷運工程局的祝課長,這是我們第一次訪談,所以有一點緊張。不過同時也學到很多東西,不只是訪談問題的解答,還有事前應該做好準備工作,才能應付突發狀況;眼睛要看著回答者,才有禮貌。
       從這一次訪談中,我可以感覺的到:祝課長很在乎這一次的訪談。竟然還為此而請了四位資深的員工幫助解答,在上班時間撥了兩個小時來為我們解惑,可見祝課長有多重視這一次的訪談。這一次訪談大家表現的不是很好,但是我相信經過這次經驗,下一次訪談一定會拿出更好的表現。

王昱權
       祝課長及其他公共藝術專家的笑容,在我的記憶中,留下了深刻的印象。那專注的眼神,都在回答我們問題時,發現到他閃爍著漂亮的光芒,像是要把所知道的事情,一字不漏的為我們提供最好的資料及狀況。
他們竭盡所能,總是跟我們細細的說明,並適時的解釋,從他們的神情裡,我發現他們有準備很多的東西要傾囊相授,他們並不想馬馬虎虎的含糊回答,而是希望我們的研究,能因為他們的提供,而顯得更加豐富。一連串的延伸問題,都可以看見他們交頭接耳的討論,考慮用字要符合我們的理解力。
       在訪問後我想了又想,做研究並不是只為了能夠在台灣、或在全世界發光發熱。我們都希望在做研究的途中,重新認識我們的土地,讓被遺忘的記憶再次被發掘,環境的危機被重視,著名的景色被看重。我們更希望在做研究的途中,發現別人的熱忱,改善自己的缺點,充實自己的知識。



 

國小地方音樂藝術組【 遁地小子藝術坊】 幸安國小  飛天遁地快遊~悠遊台北捷運公共藝術殿堂

2008.03.0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