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展地圖 挖掘地名 悠揚歷史 昔日繁景 廟宇之美      

  大稻埕-昔日繁景 從南街殷賑到六館街  秀真 整理     

郭雪湖的南街殷賑圖畫出了當時迪化街的繁榮景象。波麗路西餐廳是老一輩的相親場所,在當時可是流行時尚指標之一,劉銘傳的實施,帶動了附近商街的繁榮,茶葉屬於大稻埕的文化驕傲,展現出大稻埕的美,布行雖然沒像以前繁榮,但還是大稻埕的文化之一,藝旦是美麗卻又如曇花一現的女性職業,也與大稻埕之間緊緊相繫的命運。

南街殷賑圖:迪化街的繁榮,及當時台北人的流行時尚指標

郭雪湖所畫的南街殷賑圖讓我們更清楚了解迪化街一代的景象,當時迪化街已是中藥、南北貨、布、農產品、算命等行業集中地從右邊「乾元」元丹本舖的店面與霞海城隍廟的位置來看,應該是從目前永樂市場前由南往北看過去,整個被拉高的迪化街建築,具體的表現出迪化街南段各家店鋪在中元節熱鬧非凡的景象,路上行走的人更反映了當年的穿著與生活方式。

●南街殷賑:

臺北迪化街霞海城隍廟口熱鬧的節慶及南街商家比鄰的景觀為主題,是作品中唯一以城市生活為題材的風俗畫,郭雪湖以誇張、戲劇化手法來描繪大稻埕中元普渡時,迪化街一帶的繁榮景象,對從小就在大稻埕成長的郭雪湖而言,他透過自身對迪化街深刻的理解,呈現出現代文明與傳統民俗之間帶有落差的融合情狀。

(左圖1930年/郭雪湖/南街殷賑圖/膠彩)

●郭雪湖簡介:

1908年4月,郭雪湖生於臺北大稻埕,二歲時就喪父,由母親陳氏獨立撫養長大,臺北大稻埕淡水河邊秀美簡樸的田園景色,陪伴著郭雪湖先生一段美好的童年,成為日後從事繪畫創作的泉源。憑藉自身才華、努力與機運,1927年以不到二十歲的弱冠之齡入選日治時期第一屆「臺灣美術展覽會」,與同儕畫家林玉山、陳進,共同締造「臺展三少年」的傳奇。

●藝文時尚中心與創作題材:大稻埕也是日本時代最時髦的台灣人市街,西餐廳和咖啡館是近代都會消費文化的表徵,更是藝文圈時興高談闊論的沙龍。台灣第一家咖啡館「維特」和播放古典音樂的「波麗露」西餐廳,都座落於大稻埕。至於大稻埕後街倒還隱藏著舊式民房、古老巷弄,穿插著傳統與現代;閩式屋脊與洋風樓房的對比趣味,是當年畫家們最喜入畫的題材。台灣有不少畫家出生於大稻埕,或在大稻埕活動,黃土水、倪蔣懷、楊三郎、陳清汾、洪瑞麟等人,早年都曾與大稻埕有關係。後來,「台陽美術協會」的畫家們都經常相約在大稻埕一家台菜館∼「山水亭」聚餐。大稻埕風光對台灣畫家而言曾經是鮮活的題材,六館街、拱形門廊、老街一角,不時出現在的畫作中。

葉發展史─「茶香歲月」的奇蹟:大稻埕的重要出口產品與茶葉 ,「Formosa Tea」

當時外國人對大稻埕的肯定,讓大稻埕的茶葉在外國發揚光大,是屬於大稻埕的文化驕傲,展現出大稻埕的美麗 。

英商約翰•陶德開設寶順洋行(Dodd & Co.),先在基隆與萬華一帶收購茶葉,試賣到澳門後大受歡迎;後來,陶德將茶葉生產的重心轉移至大稻埕,1869年時,將烏龍茶以「Formosa Tea」為品牌,從淡水直銷到紐約後一炮而紅,自此打開臺茶的國際知名度,還吸引外商與福建茶商來臺開設茶行。當時除了烏龍茶,還有包種茶,是腦筋靈活的茶商將滯銷的烏龍茶運到福州,加工為具有花香的包種茶,大受青睞。於是烏龍茶和包種茶,成為清代臺灣茶的外銷主力。

● 大稻埕的茶葉:烏龍茶是台灣最早出產的茶。1866年時,英國人由泉州府安溪縣運入了茶,給農戶前,鼓勵他們栽培生產,嘗試銷往國外,受到外籍人士歡迎。由此成為台灣精緻茶的先驅,台灣茶業的出口方式,是先賣到廈門貿易商再賣去歐美國家,當時英國人用船,把茶葉送到國外,是台灣第一次直接外銷。日治時代「臺灣總督府茶檢查所」於1923年成立,希望藉此管控出口臺茶的品質;同時結合各地的茶葉公司和茶生產組合(合作社),在大稻埕組成「臺灣茶葉共同販賣所」,使產銷結合,讓臺灣茶更具國際競爭力。日治時期除了原有的烏龍茶、包種茶外,紅茶和綠茶成了新加入的茶種,尤其是紅茶在三井合名會社主導下,躍升為當時臺茶外銷的主流,產量也逐漸超越烏龍茶

茶市的熱絡與盛況大稻埕地區在清末時期,即以茶葉貿易做為城鎮興起,進而使大稻埕成為臺灣第二大的都會中心。當茶樹開始在臺紮根之後,更多品種陸續引進臺灣,許多漢人也成了季節性的「茶工」,就如連雅堂在《臺灣通史》〈農業志〉所說:「廈汕商人之來者,設茶行二三十家,茶工亦多安溪人,春至冬返,貧家婦女揀茶維生,日得二三百錢,臺北市況為之一振。」可見當時茶市的熱絡。而且自1865年後,臺灣海關開始有臺茶出口紀錄,當年淡水茶葉的輸出量達82萬公斤,代表臺茶開始進入國際貿易體系中。

三井合名會社,和後來被臺灣拓殖製茶公司合併的日本臺灣製茶股份公司在各地大規模建立新式紅茶機械製造工廠。即以生產紅茶系列,取代原有臺灣茶葉中的烏龍茶和包種茶市場佔有量。因此,在日治時期一般街坊商店運作著就行業,並且也有相當多數的人口從事勞力服務如人力車、苦力、街上小販及各種「行商」挑著貨品到市場販賣。

來波麗路「聽音樂、論時事」頓時成為當時台北人流行時尚指標之一

●波麗路西餐廳:波麗路餐廳,為台灣現今僅存最具歷史的西餐廳成立於1943年,迄今已七十餘年,是老一輩的相親場所,當時最時髦的地方,波麗路西餐廳同時也是文藝中心,在當時,有許多文化藝術人士在波麗路西餐廳交換意見或爭論時事。在物質貧乏的年代,吸引無數文人雅士、政商名流前往,而來波麗路「聽音樂、論時事」頓時成為當時台北人流行時尚指標之一。

●廖水來先生:創辦人廖水來先生曾在日本人所開設的西餐廳學習廚藝,後受友人的鼓勵自行創業,並以「鄉村咖哩飯」和「精緻西式套餐」聞名至今。波麗路餐廳最為人津津樂道的事為『相親場所』:台灣早期民風純樸保守,男女姻緣多由媒人撮合,而在當時可供男女雙方介紹認識的隱密地點甚少,而波麗路遂成為最佳定情場合,早一輩在台灣有不少夫妻是在這裡相識,再一起攜手走向紅毯的,據說一家兩代都是在波麗路「湊合」的還不少。

●圓舞曲『BOLERO』:廖水來先生以對藝術、音樂的喜愛,一生長期資助台灣年輕本土畫家,而『波麗路』即以法國名作曲家拉威爾一首圓舞曲『BOLERO』作為店名,同時以擁有台灣第一流的音樂設備、播放進口古典音樂作為廣告,在物質貧乏的年代,吸引無數文人雅士、政商名流前往,而來波麗路『聽音樂、論時事』頓時成為當時台北人流行時尚指標之一。

現在我們去民生西路會看到兩家波麗路,一家是老店,一家是新店。至於哪一家是老店,哪一家是新店,其實已經不重要。只要坐進它那獨步全城幾乎絕跡的老沙發,吃一客「使用酷似小學生時代才會有的不袗圓型便當盒」盛裝的法國鴨子飯,坐著數十年如一日的老裝潢吃一頓,這樣的事,就應該屬於一種經典

布行、中藥材與南北貨:集中於大稻埕的重要商家產品

●布行興盛日治時期,商人把日本印花布料大量輸入台灣,永樂町是布料進口的批發站。台灣光復以後,日本商人離開台灣,加上政府的鼓勵及廠商的研發,永樂市場又成了全台灣最大的布料批發中心1970年起,許多大多數紡織工業的企業總部,或是該公司的臺北辦事處都會在大稻埕地區設立據點。然而,這些還是站在商業營運的角度上來說明,倘若就一般民眾的生活習慣上,早期還是習慣於迪化街附近購買布料,自行裁作衣褲。而1972年之後,成衣市場逐遍普及,使得民眾以購買成衣的方式,取代傳統剪布做衣服的習慣,因此間接使得大稻埕布業批發,不論是大盤商或中盤商,其交易的對象由布料零售店轉化為成衣加工業者。因此,現在於大稻埕地區中,具有櫥窗之布業店面,大多是批發兼零售的布店,而不是單一的布料零售店。

永樂市場經台北市政府改建為目前的「永樂市場大樓」,一樓是傳統市場,二樓專賣各式布料,三樓為專業裁縫工作室,在二樓買完布可以直接上三樓車縫成品,聚永樂市場布行市集,各類布色應有盡有,男裝布、女裝布、家飾布、裡布、舞台布、格子布、碎花布、當紅的客家大花布…想得到的布料,應有盡有。店家在有限的空間內,把布料整卷排立在店門口,擺設非常豐富多樣化,讓人看了美不勝收。無論是批發商、家庭主婦、DIY一族或是設計師,永樂市場都是選購布料最多元最完整的首選地點

中藥,一直以來台灣人的補品,能化解許多疑難雜症,亦能「吃藥當吃補」補虛治寒。雖然南北貨不像以往那麼活躍,但還是以轉型後的方式存在著,延續當時繁盛的文化遺跡。

●中藥材興起:在日治初期即在迪化街中出現,隨後在日治中期,大稻埕成使為中藥的主要集中點,可是又因日治後期的二次大戰,以及民國38年後大陸淪陷,導致大稻埕地區的中藥商對於大陸藥材無法順利取得,必須透過特定管道由香港輾轉進口,因此礙於這項藥材取得的能力上,所以於大稻埕地區中藥商家數量一直有所限制。爾後,民國七十六年時,開放大陸藥材可以間接進口,因此大稻埕的中藥商家數量才會逐漸增多,並且其店面開設同時也往迪化街方向加以集結。

●南北貨:這項行業的聚集最早可以溯自清朝的行郊制度,大稻埕地區中南北百貨的商家,便以刺激經濟復甦之名,使當時鐵路局對於台北車站,加開班次運輸好方便其他縣市進入大稻埕地區採買南北百貨。現在的南北貨如今有鮑魚、魚刺、香菇之類的貨物,即是當時南北百貨下的文化遺跡。而目前集中於大稻埕迪化街附近的南北貨商,大多數為南北貨物的中盤商,不論國內商品如蔥蒜、香菇;或是國外進口商品,如人蔘、鮑魚之類,皆是由大盤商運送貨物至迪化街的中盤商之後,爾後再轉賣於小盤商,或是需要大量採購的餐廳,至於散客零賣,只是佔了極小部分 。

在近十年來,大稻埕的經濟產業,有中藥、南北貨與布業等三大行業。其中茶葉進而使大稻埕成為臺灣第二大的都會中心。而布行現於大稻埕地區中,通常為具有櫥窗的店面,大多是批發兼零售的布店,而不是以往單一布料零售店。

藝旦:酒樓戲曲間的美麗身影

藝旦在當時很有名,是大街小巷中優雅的花姿魅影,但這看似美麗的職業也花了她們大半人生,人在江湖身不由己,藝旦們各有各的生存之道。

藝旦:常於酒樓以戲曲悅客「欲講大稻埕,著要講藝旦;欲講著藝旦,著愛講大稻埕。」大稻埕早年風月場所不少,使藝旦間多集中於此,積累了大量資金及各式各樣的商業活動。這個城市性格明顯的美麗身影,以一種優雅的姿態現身於大稻埕的街頭,這個美麗卻又如曇花一現的女性職業,訴說著與大稻埕之間緊緊相繫的命運 。

● 藝旦的學藝:臺灣藝旦主要始於清同治年間到臺灣光復為止,主要聚集之處為今之臺北大稻埕與臺南大稻埕藝旦的全盛時期約為大正九年(一九二○年),當時藝旦約有三百多人,到了昭和十年(一九三五年)只剩八十多位。以日治時期的情況來說,小藝旦們要先在公學校接受六年國民義務教育,之後即正式拜師學藝,也就是「請先生教曲」,無論是北管、南管、亂彈、京劇,各式劇種都得朗朗上口,這是做藝旦的基本條件,將藝旦推向專業領域;她們不但要學會唱歌,還得學會彈琵琶,不過十歲左右的小小身軀,抱個琵琶都要重心不穩了;蘇東岳就有詩云:「可憐身似琵琶大,也抱琵琶學唱歌。」另一方面也要到私塾唸書,接受詩詞訓練。

藝旦通過考試取得「鑑札」,領有牌照可以獨當一面後,便由公設的「檢番」加以管制負責調度藝旦和管理納稅。當時的文人們和藝旦多有所交流,先是藝旦們應邀出局到江山樓執壺獻唱,酒過三巡後又一起到藝旦間進行二次會的也所在多有。葉榮鐘所留下的日記原稿裡就有提到他正在趕寫《臺北藝旦》一事,《三六九小報》與《風月報》也曾替南北名花舉辦「花選」。在日本人的箝制下,時時流連酒樓與藝旦間的臺灣文人或富商多和才華橫溢的藝旦們產生惺惺相惜之感,以漢文化交流為契機,留下了許多詩與情。

台灣在當時流傳著這麼一句俗諺:「登江山樓,吃台灣菜,聽藝旦唱曲。」足見當年江山樓之盛、聽藝旦唱曲之流行。風光一時的藝旦若是有幸遇到有緣人,或可言嫁娶,或可言贖身,但命薄者有剃度出家的,甚至在風塵中載浮載沉,了此殘生,空餘無限唏噓與想像。

黑美人大酒家的歷史興衰

酒家文化,大稻埕著名的風月代稱,花街柳巷間無處不間的酒家,供人暢飲盡歡、遊玩致興。但酒家文化卻因大稻埕逐漸沒落而走向衰落,黑美人大酒家也因此而繁榮褪盡。

黑美人大酒店 :是六○年代名流的交際重地直至1996年才閉店不但見證早期台北酒家歷史興衰,更成了台北風月文化的代名詞,還在台灣政治史上扮演了相當重要的地位。隨著台北商業重心東移,大稻埕隨著而沒落,以及新興酒店業興起,「黑美人大酒家」也得面對繁華褪盡的窘態。

 

      參考資料:書籍資料/網站資料

◎ 莊永明,2012,《台北老街》,時報出版
◎ 莊永明,2007,《大稻埕逍遙遊─台北文化搖籃地采風》,台北霞海城隍廟出版
◎ 葉倫會,2007,《台北城的故事》,蘭臺網路出版
◎ 葉倫會,2003,《台北城逗陣行》,中華特區發展協會出版
◎ 葉倫會,2006,《飲水思源: 走過大稻埕. 二》,台北大稻埕扶輪社出版
◎ 莊展鵬,王明雪/主編,2000,《台北古城深度旅遊 : 古城門.老街.近代建築》,遠流出版
◎ 莊展鵬,王明雪/主編,2000,《台北歷史深度旅遊:艋舺.大稻程》,遠流出版
◎ 李秀娥、謝宗榮,2006,《台北霞海城隍廟》,台北霞海城隍廟出版
◎ 上旗文化編輯部,2011,《台北故事遊:古蹟、老街、老店 & 新空間》,上旗文化出版

◎ 邱旭伶,1999,《臺灣藝妲風華》,玉山社

◎ 1901年改正臺灣實測新地圖    http://www.twmemory.org/? p=1351

◎ 中華民國行政院文化部    http://culturalaward.moc.gov.tw/main.html

◎ 波麗路西餐廳    http://www.bolero.com.tw/index1.htm

◎ 台北霞海城隍廟    http://www.tpecitygod.org/

2014台灣學術網界博覽會  國中組  觀光資源類  作品【傾埕之美-大稻埕say街】    製作團隊-cchs最強 

學校 臺北市立重慶國民中學    Copyright © Photography. Design by Chongqing Junior High Schoo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