喵喵交響曲

喵喵交響曲

這個校園有許多的貓,有新的誕生,當然也會有舊的離去,不只是認養、換個地方住或者死亡,無論如何,共同待在這樣的環境,我們當然就有義務共存,也許,我們也可以有些貢獻,餵餵貓咪,實施TNVR……。在餵養的過程中,我們沒有料想到貓咪會離開,但終於有一天它發生了!
面對一個與我們每天生活交融的生命離去,這樣的衝擊很大,甚至悲傷了好幾天,但,或許我們可以試著用生命無常的觀點去看待這些事情,去接受並迎接新的誕生。接下來的這些故事,將引領我們探索這些生命的無常以及該如何去面對……。

一、失落的一角

2016年10月23日,有學生發現在後山操場的廁所旁,有一隻黑色的貓倒在樹下,已死亡多日,衛生組長親自處理屍體。
被我們養得體態日漸豐腴,毛色烏黑閃亮的黑豆。(左耳缺角是TNVR的記號,男左女右)
(圖片來源:萬芳喵窩)
兄弟倆總是互相依偎,黑豆走了,甜橘孤單了。
(圖片來源:萬芳喵窩)
黑豆是我們第一隻實施TNVR的貓,牠在萬芳校園生活大約有六年的光景,前三年過著吃廚餘、翻垃圾桶的日子,2013年我們推動校園貓咪TNVR,牠開始每天有固定而乾淨的食物和水,因此體態日漸豐腴,毛色烏黑閃亮。黑豆有一位兄弟叫甜橘,是繼黑豆後的第二隻TNVR的校園之貓,兩隻感情超好的,吃飯時間到了的時候,我們會聽見甜橘喵喵叫著黑豆兄弟趕緊來吃飯,有時我們太晚餵,甜橘的叫聲會變得很大聲,彷彿在抱怨晚餐怎麼還沒送上來呢?我們送飯的貓奴就會與牠們對叫幾聲,然後帶著微笑看牠們迫不急待的飽餐一頓的樣子,真是幸福一百分。
直到有一天,甜橘回來了,黑豆卻不在了...... 喵~喵~一聲,又一聲,卻不見小夥伴的到來,一天,兩天,三天,甜橘彷彿知道了什麼,漸漸的,他回來的時間越來越晚、越來越少,幾乎沒有再出現了......。
黑豆走了,牠左耳的缺角(TNVR的印記)也隨之而去,牠帶走牠和甜橘之間的情感流動的那一角,也帶走我們和牠之間彼此牽繫的那一角,那是我們對牠的「愛的印記」,我們永遠記在心中!
校園的一個角落,黑豆用眼神迎接我們。
(圖片來源:萬芳喵窩)
黑豆走了,也帶走校園那個角落迎接的眼神。
(圖片來源:萬芳喵窩)

二、胖花的鮮花

2016年3月30日早晨,胖花一如往常的穿梭在牠熟悉的路上,被一輛急駛而過的汽車撞倒,還是溫熱的身體被幾位上學途中的學生發現,用紙箱裝著受傷的牠回到學校求助,無奈己失去心跳的胖花無力再回到我們的身邊。我們哀泣的接受胖花離開的事實,帶著不捨的心情為他舉行一場追思會,以鮮花和卡片寄望胖花當一個快樂的小天使。
路倒後的胖花被同學帶回學校求助。(圖片來源:萬芳喵窩)
追思的鮮花放在胖花常活動的地點-小花園椰子樹下。胖花教我們珍惜生命。(圖片來源:萬芳喵窩)

三、不幸中的大幸

2016年6月的一個夜晚,我們又準備誘捕行動,想捉山下變電箱附近的貓,但是一整晚沒有半隻貓影過來,我們心中產生一股不祥的感覺,果然有位阿姨走過來,問我們在幹什麼?我們說明我們的行動意義,她才放心的跟我們聊起貓的故事。
三個月大的滷蛋,已獨立覓食。(圖片來源:萬芳喵窩)
一隻三個月大的小幼貓,為了生存,被迫獨立,孤單的身影,讓人好心疼。沒想到一年後,年輕的牠遭遇車禍,粉碎性骨折不但沒有奪走牠的生命,反而讓牠遇見一輩子的家人。(圖片來源:萬芳喵窩)
她說最近原本有一隻虎斑貓,常會跳到她家二樓陽台,她會在陽台放水和飼料,任由貓來去自如,然而不幸事件發生了,就在6月初,她發現流斑貓都沒有出現,有一天晚上聽見貓叫聲,她循著聲音找到一輛車子下面,有一隻受傷的貓,兩肢後腳無法走路,她趕緊通知台北市動保處協助救援、送醫。
這隻被救援的虎斑貓就是常到她家的那隻貓,也是我們心中懸念已久的滷蛋。原來好久沒看到牠原因是牠受傷,後肢粉碎性骨折,還好有這位阿姨的救援,讓滷蛋命不該絕,阿姨也表示,等滷蛋出院,她要收養牠,讓這個不幸中的故事,有一個美好的結局。

四、從質疑到肯定

整理廢棄課桌椅。(資料來源:萬芳喵窩)
用廢棄課桌椅製作的貓屋。(資料來源:萬芳喵窩)
還記得第一隻刧後餘生的「萬萬貓」,孤苦無依的出現在校園的水溝,因為學長姐「心中的善」而被救援,縱使過程有些波折,但學長姐始終不悔初衷「堅持做對的事」,如今終於獲得肯定。行政部門也在學校網站公告我們獲得「全國校犬(貓)績優校園」甲等獎的訊息,也宣告「萬萬貓」將會融入校園,成為我們學校動保生命教育的特色課程。目前我們也著手建置貓屋,利用廢棄的課桌椅,為貓咪建造一個可以遮風避雨的用餐區,既可廢物利用做環保,又可以為貓咪做個貼心的小木屋。未來還可以規劃「喵喵走廊」、「喵喵攝影比賽」等活動,長期而有計劃的推動保紮根教育。

五、結論

這個社會中有許多需要被我們關懷的生命,除了人之外還包括生活在我們身邊的流浪貓狗,因為牠們屬於弱勢中的弱勢,能為牠們製造一個安心的環境,讓牠們無憂無慮的生活,而不是時時擔心著會被捕狗大隊捉走,過著不知道下一餐在哪的生活。由於牠與人類的生態圈都互相重疊,常容易造成環境髒亂、成群結隊傷害路人,造成許多的對立與誤解。
台灣公立收容所12夜即將走入歷史。(資料來源:GOOGLE圖片)
本校喵窩社老師參加校外教師動保教育研習營,分享TNVR校園成果。(資料來源:萬芳喵窩)
有些人會覺得牠們被送到收容所後可以快快樂樂地等待著被收養,但事實並不然,牠們如果未在十二日後被收養,等著牠們的就是無情的安樂死,但是生命不該被誰決定,也不該被慘忍的對待,所以我們支持實施TNVR,它可以有效地從根本解決流浪貓狗數量過多問題,而不是等著繁衍完再撲殺這種沒有效率又耗費心力的舉動。
我們都希望為這個環境來盡一份心力,期望將生命教育、愛護動物的概念給推廣出去給社會大眾,目前我們力所能及的是將TNVR推廣給鄰近的國中小及社區內,藉此期望能受到其他學校的重視。台灣到了2017年2月4日,全面實施收容所零安樂的計畫,隨著零安樂,我想收容所空間必將成為很大的壓力,TNVR是種過渡的方法,可以有效減少小動物的出生,是撐起零安樂很重要的一件事。
回首頁聯絡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