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宜玲 老師

經歷
  • 臺北市立啟聰學校教師
  • 第五屆模範聽障教育敎師
  • 臺灣聽障女子運動與休閒協會理事長
  • 2009聽障奧運中華女籃隊員

訪談日期:2015年8月23日
訪談地點:淡水阿凡真鄉野烘培館

 
     
 
紀錄社群訪談  
(二)勵志書推手 (恩綺整理)

Q1:請問當時推動《菜鳥,快飛!》這本書的出版時,曾經遇到什麼困難令您印象最深刻?
A1:
我剛好做了一個影片,這本書完成的心境,就在影片中,請您慢慢體會。2009聽奧結束後,女籃面對「沒錢」與「沒兵」的問題,這就是九隻菜鳥寫書的原因。但是菜鳥們說,這比打籃球還要難,也讓我們很掙扎!還好這時,巴比厚自告奮勇當主編,終於可以開始寫了,可是菜鳥們還是繼續吵: 像是「寫文章哪有那麼容易?」「為什麼改我的文章?」「我不會寫」…等等,寫書跟打球真的不一樣。當主編催促時,菜鳥們也會苦著臉說: 「寫不出來啦…吃不好、睡不好、寫不好,攏是為了菜鳥,快飛!」。雖然歷經了很多困難,巴比厚終於完成彙整,也感謝張翠雲老師協助校正,接下來,就是要向全台灣的出版社,展開「進攻」戰術。但是幫我們出書的啟動文化看了初稿之後,卻說要增胖一萬字,我們於是繼續努力,終於完成任務,正式上市!

     
 
     

Q2:《菜鳥,快飛!》在大家努力及期待下出版,請問在出版後您的心境?
A2:
漫長兩年多寫書的時間,我們發現寫書跟打球,其實有些地方是一樣的。我們從打球和寫書學到:團結、努力、情義、永不放棄和責任,也深信能寫書的,都是菁英,更期待有更多的菁英能一同啟航!不只亞太盃、世界盃,還希望延續到千秋萬世,而一個永不放棄的願景,背後一定有「珍」愛無敵、壯志凌「雲」、一心一「德」的教練們,我們也以此書,將最誠摯的愛與感謝,獻給鄧碧「珍」、鄧碧「雲」和蔣憶「德」教練。

 
 

影片製作: 林宜玲    影片插畫: 阿凰

   

Q3:我們在亞太聽障運動會進行問卷調查,統計顯示43%的人還不知道聽障女籃有出書,而且這些不知道的人當中,有超過一半以上的人想要購買。請問有沒有計畫再繼續推廣這本書?
A3:
當然想啊,目前有兩個想法,一個是再刷,另一個是再寫第二集。再刷的話,怕會有過時的感覺,老調重彈不見得人人都喜歡。對於再寫第二集會有很多的考量,因為參與聽障女籃比賽的過去和現在的人已經不同了,角色也不同,所以誰來寫,怎麼寫,都會有很多的考慮是否有足夠的條件。

Q4:在《菜鳥 快飛》書中,您曾說過:「在教育與制度的保護傘下,我們被給予過多的遷就與調整,以至於不明白社會現實與實力的真正面貌,認不清適合自己得定位…」,請問您會用什們方法帶領您的學生們,走出教育與制度的保護傘?
A4:
因為聽障生的升學制度和一般學生不一樣,不跟一般人競爭是走特殊管道沒有經過考試制度,因此不瞭解自己的實力和一般人有何不同,等到畢業後出了社會再歷經比較過後才感到有不足之處。當然這也是為了保護聽障生的升學管道才會忽略到實際層面的問題,不過這也並沒有不好,就像以聽障奧運為例,專門是為了聽障者能找到自己的舞台與發揮的空間,來為聽障族群成立的運動組織。但也因為我們並沒有像一般籃球隊可能是從小開始訓練,所以實力會有差別,加上環境不足和支持度有差。不過我們並不會因此就只跟聽障族群比,敎練還會安排我們跟一般甲組或乙組球隊比賽,這樣我們實力便有機會提升,若能和一般女籃並駕其驅時,我們也會更有實力和國隊歐美團隊來比賽。

Q5:2009臺北聽奧後,您的學校成立了「北聰籃球隊」,請問成立的過程中,您遇到了什麼困難(包括選才,資源等…)?
A5:
最大的問題是學生來源不足,啟聰學校的學生本來就少,愛打籃球的女生更少,打籃球會受傷的苛板印象也是一個因素。再來是成立籃球隊的初衷跟學生想像的不同。我們成立籃球隊,秉持蔣教練的建議,第一是維持興趣,第二是注重品德,第三是提升技術。但是學生加入籃球隊,大多的心態都是抱著娛樂,和我們成立的初衷不同,因此能成就啟聰學校的學生成為籃球國手的不多。

     
 
     

Q6:聽障運動比賽常用燈號作為提醒球員的方式,請問運動員在訓練及比賽過程中,如何溝通及掌握球場狀況?
A6:這個問其他的球員比較適合,因為大部份的時間,除非教練在講話,我都會專注在球場上隊友跟對手的表現,很難掌握到球場的整體。 因為聽障生只能專注於一個視線,不能一心兩用,更無法以聽覺來幫助察覺環境,所以要瞭解到整體我認為是有困難的。至於我的經驗是,暫停與集合,就專注於教練的講話與指示;比賽的時候,就專注於隊友跟對方的表現,思考上場時該如何防守,上場的時候,就是依照教練的方法,看著隊友與對手的的跑位來防守或是進攻,因為我們都聽不到,所以教練都會用手勢,以及字報提醒,當然隊友的跑位也是一個觀察來瞭解整體的戰局。至於裁判,因為我們都聽不到哨聲,可能旗子也看不到,不過,我們都是打到底再說。(其實我只有防守的時候比較像樣,進攻大部份的時候,我都在亂跑…)

Q7:請問您認為聽障籃球員在養成過程中,最需克服的挑戰是什麼?如何幫助她們渡過?
A8:繼續打!這個最困難! 能力可以訓練,態度可以教育,但是熱誠跟毅力都是最需要克服的,堅持下去,能力跟態度都會一起學到。
至於怎麼幫,通常教練很有影響力,只要有良心的,就算不想打通常都會被召喚回來。沒良心的(開玩笑用語),就祝福他們吧。畢竟籃球是很辛苦的運動~每項運動都很辛苦,大家都一樣。 教練在訓人的時候,沒人講話,也不可以講話,有一次教練罵了一個隊友,我只是做了一個拍他肩膀的安慰動作,被教練瞪了一眼:「我有罵錯嗎?」我趕忙說:「沒有!您罵得對!」教練是領導中心,不能被影響,但是在私下的時候,球員都要互相打氣。友誼,是最好的渡過良藥!隊友間患難與共的情感如果培養起來,這隻支球隊打輸,球員老了退役,都不會散,心還是會在這個球隊上。

         
   
         

Q8:林老師您兼具聽障選手與聽障教育教師的身分,無論是身教、言教均為聽障學生的典範,請問老師最希望帶給聽障人士們的影響及鼓勵是什麼?
A8:我想,很多人在工作,學業以及人生的角色(為人父母子女、朋友等等),都是需要成就感被肯定,也期望能有發揮空間的舞台。很多聽障人士其實在成就感部份,隨著教育與社福的進步,越來越能達到自足,但通常到了自足之後,就會滿足於現狀。 但是聽障群體的進步,不能只靠個人的成就,而是要發揮團體的力量去扭轉對大多數人不公平的現況,例如資訊的取得等等,很多團體都在爭取聽打員、手語翻譯員以及新聞或重要政見發表節目都要加上字幕等等。不只是爭取,也要辦理其它可以幫助社會發展的活動。例如2009年臺北聽奧之後的2010年,就是臺北的國際花博會。我記得我念研究所的敎授告訴我,因為有臺北的聽奧經驗,對於臺北花博的籌辦很有幫助,聽奧雖然是聽障運動,但是對於地方的經濟發展與建設,幫助很大。聽奧與花博的活動,對於小巨蛋所在的南京東路以及林森北路附近商業,帶來很豐富的商機,不但帶動了相關的產業流動,例如運動、交通、飯店以及有機植物等等,又促進了城市的發展。這就是把小眾,化成國際大活動的效益!又例如去年新竹就有舉辦國際聾人節,不只是促進當地的文化多元發展,同時也能建立聽障正面的形象。不要小看自己哦~我們要拿正面的影響力去讓這個社會更好,成為對社會有幫助的人。

Q9:林老師您常常對學生提到「如果我們老是怪罪別人或埋怨自己本身的障礙的話,那我會覺得我們的能力沒有辦法提升」,請問您都用什麼樣的方式,才能真正讓學生體會這段話?
A9:
首先,就是跟自己比不要跟別人比,我是位老師,也必須透過考試來評量學生的基本能力。學生大致分為三種:第一種是能力不好但考試態度最好,第二種是能力不差但平時學習態度不好不過還能應付,第三種是能力很好但考試結果卻不理想。同學們對第二種的學生是認為僥倖,而對第一種能力不好但態度表現最好的學生給予掌聲,但對第三種的學生則是沒有反應。我告訴同學們說,社會大眾是有眼睛的,你們對這些同學們的反應就等於這個社會對你們的態度,社會大眾並不殘忍,對我們身心障礙者是包容的,但包容是取決於我們的態度,有實力但不努力的話是無法獲得肯定的。我覺得第三種情形的同學就是本身不夠努力,必需再多加油!我相信對不同學生要用不同的鼓勵,一定要先有態度,能力才會跟著來。所以態度是我要求學生最基本的條件!

Q10:請問林老師,身為一位聽障人士又是聽障老師,最希望政府給予聽障朋友什麼樣的幫助?
A10:
目前的聽障族群希望能取得資訊的平等,因新聞及重要政見發表沒有字幕,所以在吸取社會資訊上有不平等現象。我們很希望能爭取聽打員及手語翻譯員,在工作或跟政府洽公時有手語翻譯員可幫大忙。當然我們聽障者也必需自我提升。在溝通上有禮且認真,而不是濫用手語翻譯員這個資源。

 
 
臺北市私立復興實驗高級中學 / 小學部 / 鬥籃火炬隊 製作 (最佳螢幕設定1280*1024)
Taiwan, Taipei Fuhsing Private School, Basketball Torch Team © 2016 Cyber Fai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