趙玉平

學歷
  • 國立臺中啟聰學校畢業
  • 文化大學中文系畢業
經歷
  • 中華民國聾人協會理事長
  • 中華民國聽障者體育運動協會秘書長
  • 教育部手語研究小組委員
  • 第六屆(2000年)亞太聾人運動會總策劃
  • 第四十屆全國十大傑出青年
  • 第二十一屆(2009年)聽障奧運會籌備委員會基金會首屆董事長
著作
  • 無聲的天空
  • 無聲的奮鬥
  • 攜手走過無聲之路
  • 手語大師1─4(系列)文字手語典
  • 文字手語典
  • 我的第一本手語書
 
     
 
推展社群訪談 (甫恩整理)

(一)聽障者體育運動協會:趙玉平祕書長

Q1:請問您為什麼會投入聽障運動?為何積極代表臺灣,爭取聽奧主辦權?(亭瑀
A1:
我從年輕的時候開始,就一直很關心臺灣聽障朋友的福利,而「運動」是其中一項。臺灣有許多運動資源需要一步步地開發及整合,我就是站出來做整合的工作。過去我曾經承辦過兩、三次國際運動比賽,成果很不錯,於是許多聽障朋友建議我們可以申辦2009年的聽障奧運會,政府也樂觀其成,於是我們就開始行動,也順利爭取到2009聽奧主辦權。

     
 
     

Q2:您覺得聽障人士在運動時,需要克服什麼障礙?(亭瑀)
A2:
聽障朋友參加運動,最大的障礙就是溝通。坐在這裏訪談,我用的是手語,各位用的是口語,當中需要經過翻譯員的翻譯,兩邊才可以溝通。聽障朋友參加運動的狀況也是一樣,和教練的溝通會有障礙,協會一樣會幫忙安排翻譯員陪同,一起比賽或練習,這是比較簡單可以解決的問題。比較困難的是在國際比賽上,和每個國家選手及教練的溝通,因為臺灣使用的手語和國際手語不一樣。

     
 
     

Q3:各國聽障選手溝通時會利用手語進行溝通,但臺灣與國際手語有差異,請問如何與國際賽的聽障人士進行溝通?(宣云)
A3:
語言分為兩大系統:有聲的語言及無聲的手語,每一種溝通方式都有其共同點。有聲的語言如:中文、日語、英語、法語⋯⋯等等,很難找到共同點,但在無聲的手語中,雖各國有些許差異,但可很容易找到共通點學習。每個聽障朋友只要有心,努力學的話都可以學得很好,這是沒有問題的。

Q4:聽障運動較少得到企業主的贊助,請問要如何才能吸引企業贊助聽障運動? (宣云)
A4:
聽障運動是弱勢團體的運動,一般社會大眾關心的程度較低,要得到企業主的贊助比較困難。但教育部體育署仍然十分支持聽障運動團隊,我們的資源大部份來自政府補助,少部分依賴協會尋找社會資源,我們很努力尋求企業主贊助,不過總是杯水車薪,有時也要靠代表隊的教練幫忙尋找社會資源。

Q5:您曾經說過:「以行動為臺灣發聲。」請問聽障運動要如何做才能更穩固臺灣在國際賽事的地位?(宣云)
A5:
首先,2009年聽障奧運我們辦得非常成功,是讓我們覺得驕傲的地方。聽障運動國家代表隊的運動實力在世界上排名約第五,我們不是大的國家,但是成績比很多大國更好。臺灣目前在聽障運動的地位很穩固,下一步就是要培養更多的人才、新血,持續的參加比賽賽會,參與國際總會的運作,才能持續為臺灣發聲。

     
 
         
   
         

Q6:聽障女籃主動找尋社會資源挹注,很類似美國及西歐國家聽障運動團隊,這樣自食其力的方式,有哪些優缺點?(杰廷)
A6:
聽障女籃有二位很好的教練會幫女籃隊尋找社會資源雖然體育署很支持我們,但是畢竟經費有限,不能百分之百的滿足所有需求,因此教練們會很熱心地主動尋找女籃需要的資源,我們也樂見這樣的狀況,未來女籃在兩位鄧教練的指導幫忙之下,相信資源一定會越來越多。

Q7:2013年保加利亞聽障奧運,聽障女籃因經費不足而無法參加,請問政府或聽障協會要如何幫助聽障女籃參加比賽?(杰廷)
A7:
2013年保加利亞聽障奧運,女籃隊不是因為經費不足沒有選派,主要是因為女籃團隊人手不足,一般正常隊伍十二個人,女籃常常是七、八個人來訓練。本會選訓小組評估後,認為戰力不夠,因此沒有選派參加比賽。但是現在的狀況完全改變了,女籃的選手她們每一個人都很希望代表國家參加聽障奧運,協會樂觀其成,錢一定不是問題,只要女籃隊選手維持十二人以上穩定訓練,相信她們一定可以去參加比賽。

 
   
 
   

Q8:聽障女籃這幾年的努力,達到哪些具體成果?您對她們有哪些建議?(杰廷)
A8:
協會的立場是只要聽障運動選手想要參加比賽,協會一定會提供舞台,碰到困難時,協會也會協助解決。聽障女籃比較令我們感動的是她們自己很有心,每個選手都希望代表國家參加比賽,當作是一種榮譽;比較擔心的部分是球員人數不足,選派隊伍要十二個人,希望未來有越來越多的人才加入。

Q9:您在聽障運動推廣有很大的貢獻,請問您在2009聽奧之後,如何讓聽障運動繼續被關心注意? (甫恩)
A9:
我覺得自己沒有什麼貢獻,聽障運動是團隊共同的努力,體育署長官的支持、協會同仁的辛苦投入、志工的配合、代表隊教練尋找資源,這全部是大家一塊努力得到的成績,不是只有我一個人。聽障運動的能見度比較低,比較不會獲得社會關注,希望當小朋友們長大以後有影響力了,能多多關心我們的聽障運動。

Q10:您長期推動聽障運動,您對未來聽障運動的推行還有什麼規劃或期許?(甫恩)
A10:
我一直希望臺灣可以成立聽障運動訓練中心,像中國、俄羅斯、日本一樣。好比聽障女籃隊在桃園世界盃聽障籃球賽之前的21天集訓時,要去外面租場地及住宿,如果我們有一個聽障國家選手訓練中心,自己的喔!對選手來說訓練會很方便,吃住也在一起,管理及訓練都會有效率,以後我們會慢慢的爭取,朝這個目標來做。

 
臺北市私立復興實驗高級中學 / 小學部 / 鬥籃火炬隊 製作 (最佳螢幕設定1280*1024)
Taiwan, Taipei Fuhsing Private School, Basketball Torch Team © 2016 Cyber Fai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