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興達

學歷
  • 台北體專
經歷
  • A級籃球國際裁判
  • A級籃球國家裁判
  • B級籃球國家教練
  • 亞太聽障籃球主席
  • 中華民國聽障者體育運動協會  
    理事長
 
     
 
推展社群訪談 (甫恩整理)

(二)國家籃球裁判:李興達

Q1:您花了12年考上國家A級籃球裁判,成為國內第一位聽障裁判,請問支撐您的動力是什麼?
A1:對我而言,籃球裁判這條路並不好走,國家A級裁判四年考一次,我考了三次才上榜,努力了十二年,才具備評判大專甲組、社會組與國際級比賽的資格。即使如此,一開始仍然沒有人敢找我。由於基隆籃球協會總幹事李光華看見我的努力,推薦我上場,終於給他解答旁人疑惑的機會且一吹整整吹二十年以上。李光華認為,聽障或重聽的人,反而更能專注於觀察場上的一舉一動,甚至不會受到場邊加油鼓譟聲影響,不過,需要特別留意另一位裁判有沒有吹哨動作,避免同時吹哨。
雖然花了十二年才考上,途中曾想一度放棄不再考,但想到以後聽障籃球要有人來帶動,且去國外比賽需有證照才可執法,就只好咬緊牙關、永不放棄的念頭,終於皇天不負苦心人,得來不易考上也成為第一位正式考取國家A級裁判,也由於這件證照才使我走出國際裁判大開之門!

Q2:身為第一位聽障國家籃球A級裁判,您印象最深刻的是哪一場比賽?
A2:
印象最深刻的是2011年義大利主辦的聽障世界盃,我主吹的這一場波蘭對英國比賽,那場發生雙方球員在場內打架,造成多人受傷,而英國板凳球員全部出來幹架,經三位裁判達成一致決定由我主持判英國球員全部出場,英國竟說要罷賽不打,我說你們要罷賽必須要想到後果,到時你們會被判四年內不能參與任何國際比賽及鉅額罰鍰,他們聽了就只好乖乖持續至比賽結束,所以這場比賽場面控制得宜,自己千萬不能亂了方寸!比賽結束後連波蘭教練走過來對我讚賞不已,我謙稱這是應該做的事,主要應是多年執法經驗的成果。

Q3:請問擔任一般賽事的裁判,與擔任聽障賽事的裁判,有什麼不同或需要特別注意的地方嗎?
A3:對於身為一個好裁判,必須要注意得非常多,尤其是聽障裁判,比正常人更要專注,不容有更大錯失,場上發生衝突時聽障裁判在溝通上比較困難、理解性難,所以裁判長會比較擔心我和其他教練溝通,不敢讓我上場。即使如此,我的執法並不會因為是聽障而有所偏差,連參賽的教練都對我的執法相當認同。「我認為靠著手勢與敏銳哨音,一定能成為出色的裁判。」觀察入微、速度快、手勢俐落、姿態大方,而且簡潔清楚地傳達訊息,球員及全場看台的觀眾們都完全看到我的判定與描述。

         
   
         

Q4:請問您在運動比賽過程中,裁判除了要跑全場,又要隨時緊盯每位球員,平時要做什麼準備跟訓練嗎
A4:
平常要多熟讀規則並演練模擬手勢,每天至少要運動跑步二千公尺以上,若是遇有重要國際比賽(如奧運、世界盃、國內SBL等),要多親身觀看現場比賽感受,或者觀看電視即可。

Q5:籃球裁判必須當機立斷,判決也難免會引發爭議,您在比賽中有沒有遇過特殊的狀況? 又如何破除一般人的成見或是刻板印象?
A5:要當聽障裁判,的確跟一般正常人不同,最主要是聲音判斷,比如比賽時間一到,球是否進算?必須要當機立斷,同時也要跟另一位裁判討論再決定,所以除了用眼睛觀察,也要善於溝通。
比賽中遇過特殊的狀況最常碰到的是跟同伴溝通不良,可能他不知道我是聽障,以致比賽中吹判同時響哨,甚至吹判不一造成困擾,所以賽前要跟同伴溝通,以免尷尬不已。
成為國內第一位國家A級籃球聽障裁判的我,拿起哨子在場上奔馳的那一刻起,就立志要當個出色的判官,我說:聽障或重聽的人,眼睛的敏銳力更要優於常人,在場上跟球跑的速度也要不遜於正常人,所以「我一直納悶,為什麼我不能成為出色的裁判?」時時警愓自己是我的座右銘。

         
   
         

Q6:請問國內外對聽障運動重視的程度是否有很多不同處?
A6:
國內政府較不重視殘障及聽障運動,比較屬於弱勢運動的項目,甚至福利比頂尖運動員差很多,每次遇有重要比賽,選手要請假真的不容易,回來還得面臨失業風險。國外就不一樣,以俄羅斯為例,他們拿到聽奧金牌,政府會贈送房子,也會提供工作機會。除非拿到聽障奧運金牌,政府才會提供較高奬金及就業機會,但要拿金牌談何容易。

Q7:當初您在聽障女籃普遍不被看好的情況下,還是成立球隊,您為何堅持?可不可以再跟我們說一下當時努力的過程?
A7:其實蠻倉促的,女籃是在因緣際會下成立的,當時2003年聽障協會遠征瑞典參與會議,並投票當選2009臺北聽奧時,頓時的壓力責任落到我們身上了。因為回來我們就要執行計劃每個項目的工作,而我是負責男、女性籃球項目,男性籃球自然會有人指導,而女性籃球因人才來源不易,很多人甚至都沒學過籃球基礎,必須要從頭開始教,一開始來了十五、六位, 從不會打、不會跑、練到會打、然後會跑,過程真的蠻艱辛,不是常人可以體會。基本上我們從事籃球要學好進攻是不太容易但是防守呢?絕對是只要她們有體力願意跑的話,一定可以把它做得很好,在我耐心細心教導下,她們開始漸漸步上軌道,她們的唯一目標就是為了參加2009聽奧,也希望打入前八強,不負國人期望。

 
   
 
   

Q8:請問從裁判的角度,您覺得聽障女籃哪方面做得很好?
A8:俗話說得好,認真的女人最美,她們是一群努力認真、聽力不全的女人,由國內知名的雙胞胎教練鄧碧珍、鄧碧雲領軍,一切只因喜歡籃球、愛籃球開始,兩位教練對她們很有信心,沒想到她們打完2015年世界盃之後,她們有一半人目標已經達到,覺得目標達到她們就可以做她們自己的生涯規劃。
從遠征2014年韓國拿下亞太盃聽障冠軍.及2015年「聽障世界盃」在台灣桃園巨蛋舉行,有來自瑞典、以色列、希臘、立陶宛、土耳其、美國、烏克蘭、義大利、俄羅斯、日本等,所以身為地主國的她們當然不會缺席, 每天在土城運動集訓,希望能把團隊榮譽留在台灣。
不過,要重新訓練一批像她們這麼好的球員,還真是不容易啊!現在有這批新來的球員,跟她們一樣以前都完全不會打,她們個子不高又全不是專業籃球員出生,有上班族、學生、老師,除了練球還要顧好本業,精神上顯得格外辛苦。原有的五名老班底繼續努力打拼之外,今年也有新加入的年輕成員,看著她們緊鑼密鼓認真地在教練指導下學習,希望大家能夠堅持到底,為有夢想認真打拼、努力不懈的的中華聽障女籃隊加油!
曾經打過2009年的聽障奧運女籃們,幾年前有出版過《菜鳥快飛》的書本(相信你們看了一定會覺得感動)。

Q9:您為什麼會如此投入推動聽障運動?您認為運動對您的影響是什麼?
A9:因為我知道目前全台灣聽障人士能擔任裁判或教練真的少之又少,可能是因為他們缺乏信心或缺少經驗,不敢踏出一大步,這是我覺得最大的遺憾!希望我的作為能帶動有更多的聽障人士能勇敢地站出來參與聽障運動,而不是只靠少數人去做,不然真的會很辛苦。
運動對我影響真的非常巨大,且範圍多廣,主要可以養身、增廣見聞、吸取知識及和國際間運動交流。

Q10:您擔任過裁判及教練,請問哪一個給您最大的成就感?為什麼?
A10:不論裁判或教練,最大的成就感就是可以跟正常人一樣做到,不再有被歧視的感覺,可以跟他們平起平坐。但最重要的就是「以身作則」自己做不好,別人會怎麼看?自己做的好,別人才會有學習榜樣!同時也要多多提攜後進,讓他們將來可以跟我一樣有成就感。

 
 
臺北市私立復興實驗高級中學 / 小學部 / 鬥籃火炬隊 製作 (最佳螢幕設定1280*1024)
Taiwan, Taipei Fuhsing Private School, Basketball Torch Team © 2016 Cyber Fai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