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浴火鳳凰-浴火重生

許宗煥先生在二十歲以前,根本不知道坐在輪椅上那些人的心情和痛苦。他說:「他們會遭遇哪方面的挫折,我實在一點都沒辦法去感受,一個身心障礙者,在整個人生的道路上,會面臨到多少痛苦,當我自己坐在輪椅上面的時候,我才知道,身心障礙者是怎麼去承受那些壓力和痛苦……。」

當他自己從一個能跑能跳的人,突然變成一個身障者的時候,那種轉變實在很大,讓他根本沒辦法接受。

在他生命中最低潮的時候,是靠著家人的扶持與繪畫來療傷,藉著繪畫走出生命的低潮期。即使造化弄人,許宗煥先生卻自認為他算是一個很幸運又很幸福的人,因為在他受傷以後,家人很照顧他的生活起居。

許宗煥先生表示人存在的尊嚴其實來自於工作,因為工作讓他抬頭挺胸,人一旦沒有工作的時候,就一點尊嚴都沒有。而陶藝創作對他來講,就是一個很棒的工作,至於會做陶藝創作,也是因為畫畫。

「其實對自己的生命跟未來都已經放棄了,在生命最低潮的時候,已經什麼都不能做了……。」

「民國七十幾年的時候醫療技術也沒有現在那麼進步,所以在這麼鄉下的地方,也不曉得一個坐輪椅的人能夠做什麼事?當時每天的日子,眼睛睜開就是看報紙、看電視、吃飯和睡覺的頹廢生活,這樣的過著一天又一天……。」

「當時都覺得24小時真的長得不得了,這樣的日子要怎麼過一輩子?」

「受傷以後想到自己讀書時非常喜歡畫畫,但現在什麼都不能做了,那就開始畫畫好了,就拜託大哥去幫我買顏料、畫紙、畫冊,自己在那邊練習。」

「因為畫畫是我的興趣,所以很專注在這上面,也因為這樣才不會再胡思亂想。」許宗煥先生說道。

「我在職訓班學陶藝的時候,為什麼會學得比較快?那是因為我之前有畫畫的底子,年輕的時候也曾學過珊瑚雕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