琉球漁民觀點: 牡丹社事件影響
日本觀點
琉球漁民觀點

琉球的古史

清朝觀點

日本歷史常將琉球藩設置稱作第一次琉球處分,廢藩置縣為第二次琉球處分。

1871年11月30日(清穆宗同治10年、日本明治4年),琉球宮古島民的兩艘進貢船(實際上是以進貢為名的商船),離開那霸港駛往中國。不幸中途遇暴風,漂流海上,一艘幸還,另一艘漂到臺灣西南海岸排灣族牡丹社的八瑤灣(今屏東縣牡丹鄉境內)。該船共有船員69名,其中3名淹死,66名登陸。登陸的船員中,54名被排灣族原住民殺死,12名逃出,在鳳山縣(今高雄縣鳳山市)受到清政府保護。

同年12月11日,又有琉球八重山島民的兩艘進貢船離開那霸港開往中國,中途遇暴風,漂流海上。一艘下落不明,另一艘於12月28日漂到臺灣,45名船員同樣受到鳳山縣政府保護。
1872年2月,前後兩批琉球難民57人,由當局送到福州的琉球館,7月平安回到那霸。
同年4月,日本小田縣民4人,也遇難漂到臺灣,被臺灣原住民搶奪衣物。
日人本有海外擴張的意圖,又值明治維新後國內情勢不穩,欲以外事轉移內政問題,遂派兵三千六百名佔領台灣南部,史稱牡丹社事件。

1872年,日本宣佈琉球群島是日本的領土,不承認中國自1372年起對琉球的宗主國地位,宣佈廢除琉球國,設置琉球藩,冊封琉球國王尚泰為藩王,正式侵佔琉球。

1875年7月24日,日本明治政府派遣內務大丞松田道之赴琉球,強迫琉球國王停止向清王朝朝貢禮儀,斷絕與清朝的外交關係。 松田道之帶來的日本政府的命令包括:

使用日本年號,廢止琉球對清朝朝貢和慶賀清帝即位而派遣使者的慣例,同時也廢除琉球國王更迭之際接受清朝冊封的慣例,以及琉球今後與清朝的交涉概由日本外務省管轄處分,撤銷在福州的琉球館,貿易業務由日本領事館管轄等。日本政府還命令琉球「藩王」入朝,研究政治釐革及興建之法。
強行將琉球納入日本版圖,強迫琉球和中國斷絕關係。

日本政府派遣松田道之到琉球,是因為此時明治政府已經將琉球劃歸內務府管理。1875年的這份命令,直接背景是大久保利通向明治政府提出的關於琉球的建議。1874年在北京簽訂完《北京專條》的大久保利通,回日本後便向明治政府提出「今通過與清國之談判,彼承認我征藩地為義舉,並出銀兩撫恤受害難民,雖似足以表明琉球屬於我國版圖之實跡,但仍難說兩國分界業已判然」,為將來計,期望明治政府藉機斷絕琉球「與中國之關係,在那霸設置鎮台分營」。

琉球國被迫終止與清朝的外交關係。1876年,記載琉球國歷史的《中山世譜》、《球陽》的編撰也被迫停止。

1879年3月30日(清德宗光緒5年;日本明治12年),日本將最後一位琉球國王尚泰和他的兒子尚典流放到東京,置琉球為沖繩縣。琉球國滅亡。4月4日,日本在全國範圍宣佈設立沖繩縣。

7清政府的交涉
當時清政府在西北,東北被俄國侵略,所以無暇顧及琉球問題。駐日公使建議:放棄琉球則傷害了琉球的感情,不放棄琉球則惹怒日本,多樹一敵,不如拖延擱置問題。清政府採取了這個建議。

1879年3月30日,日本在首里城向琉球王代理今歸仁王子命令交出政權並悍然宣佈「廢琉置縣」,即是將日前改藩的琉球國改制為沖繩縣,至此,琉球國正式滅亡。

1879年6月12日,美國前總統尤里西斯·格蘭特及其隨員揚格(J. R. Young)和美國駐華副領事畢德格(W. N. Pethick)在天津會晤中國政府代表李鴻章,李鴻章要求他就琉球問題進行調停。格蘭特慷慨答應。在他的調停下,日本與中國就琉球問題展開磋商,日本方面提出讓琉球國王在南山復國,清朝諮詢琉球國王意見。國王說:南山土地貧瘠,無法生存。清政府拒絕了這個建議。

清日之間關於琉球問題的交涉1880年4月4日,李鴻章會見日本政府代表竹添進一,並出示了琉球三分方案,也即包括琉球本島在內的中部各島歸還琉球,恢復琉球王國,將宮古及八重山以南各島劃歸中國,將包括奄美大島在內的五島劃歸日本。李鴻章稱,這是何如璋訪問美國駐日公使平安時,由平安秘密出示的,是平安與格蘭特協商決定的。7月30日(陰曆六月二十四日),恭親王等在奏摺中也談到:「臣等接何如璋報晤美國駐日使臣平安稱:格蘭特擬一辦法,球地本分三島,議將北島歸日本,中島還琉球,南島歸中國,似此事了,亦兩國有光。又稱格蘭特將大局說定,然後回國云云。」
由於清政府和日本政府對所有建議和交涉未能達成一致。琉球被日本佔領已經成為事實,清朝最終未在與日本的談判條約上簽字,琉球問題被長期擱置。琉球國最終滅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