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物專訪(陳錦湧老師)
時間:2006年12月7日下午1:00~3:00
地點:力行國小會議室
陳老師向我們解釋國術的資料 多到數不清的獎狀獎牌
 
Q:您的印象中,力行國小的國術是從什麼時候開始的?
A:大概13年前,從我調到這間學校那年就開始了。
Q:您練國術幾年了?
A:差不多25年
Q:為什麼當初會對國術產生興趣?
A:沒有任何理由,是一種直覺。故事是這樣的,當我們進入師專的時候,每個社團會請社長上上台報告社團的情況給剛考上的學生聽,我當時就很認真一個一個抄下來,覺得這個社團給很好,那個社團也不錯,一直到編號第22號國術社報告時,當下就覺得「嗯!就是國術社了!」,然後我就開始打瞌睡,後面的23到44就通通不聽了(笑)。
Q:為什麼您想要教國術呢?

A:因為自己練了之後覺得國術很好。我剛開始練時體重只有49公斤,很瘦弱, 當時16歲是學校護士阿姨口中的『怪物』。後來我練一練第一年就成長到55公斤,第二年成長到61公斤,三上就成長到62、62,從此就固定在63一直到當兵完是64公斤,當時我的腰才27吋,一直到後來70公斤了腰還是只有27,是後來我的師兄告訴我說,男生腰太細的話練國術會沒有爆發力,後來是刻意把腰帶放鬆,讓自己慢慢長一點肉出來。

因為我讀研究所的關係,我的體重曾經到達80公斤,現在是75,就是你們現在看到我的樣子。很多人問我說奇怪你有這麼重嗎?意思就是像人家所說的「筋骨結實」,看起來很 瘦其實很重。所以你們問我為什麼想要教國術,第一個練國術對身體很好,第二就是練得好的時候可以感受到一種藝術的美, 是一種動態的藝術美,第三個它本身是「功夫」,它可以做搏擊,可以在當中思考動作為什麼要這樣設計,動作的實用性你可以感受得到,加上每次練習國術後那種全身流汗的舒暢感,讓我覺得如果我畢業後能夠把這個教給學生應該很好。所以我一畢業就開始教國術了,在力行國小是13年前,加上在別的學校是20年前,如果用在師專學了半年就有能力教別人的話,我已經教了25年了,直到現在我還一直在幫我師父在大學教國術。

那如果要總結我為什麼要教國術,第一它動作美;第二它實用;第三它讓我身體舒暢;第四它讓我身體健康;第五個原因最重要,我是我師父心中很重要的武術傳人,我是他的磕頭弟子,在我練了九年九個月才讓我磕頭拜師,從此我就是他的最後一批入門弟子,也因為我是他心中最重要的傳人,所以當初全國分會創立的時候,活動都是我一手策劃的。

Q:可以幫我們介紹一下您的師父嗎?
A:我的師父是『高道生』先生,我的師父小時候因為讀書沒能力常爬到屋頂怕被爸爸揍,後來干脆跑到山上去跟老師父練國術,當時他的師父有四個,有氣功師父、有醉拳那一類的,有地功拳的師父,還有兵器、長拳的師父,還有螳螂拳的師父,螳螂拳師父跟得最久,就是很有名的『王松亭』先生,他的弟子現在只有一個活著就是我的師父,我師父已經91歲了,所以現在很多四、五十歲的人跑出來說自己是王松亭的弟子應該都是騙人的。
高道生先生小檔案
輕鬆愉快的採訪氣氛 親切的陳老師
Q:您得過的獎項很多,您印象最深的一次是哪一次?為什麼呢?

A:我自己印象最深刻的是19歲那一年,我參加北區大專國術比賽(一共40所學校),當時不管你是男生女生、不管你是什麼兵器、什麼拳法通通一起比,然後一年一個拳術冠軍、一個兵器冠軍。當年本人就是那兩個冠軍中的其中一個,為什麼會印象特別深呢?因為當時的前一年我18歲時是拿到亞軍,而且我報名三項兩項得獎,一共6個師父評分,第三項只差1分而已,那時候我可能是創紀錄,總共四、五百人比賽12個獎項,我差一點抱走四分之一,那年我拿亞軍,輸給一個台北工專的學生,他自動留級三年就為了拿國術冠軍,你們就知道那時國術在很多人心中是有多麼重要,當時我覺得自己也不打得比他差,但只能屈居亞軍,所以隔年我四年級就誇下海口「非冠軍不要!」

到了比賽完要報名次時,從最後開始報,報到第2名只剩1個名次了,一堆學弟妹開始大叫「學長、學長要是沒得名怎麼辦?慘了慘了今年全軍覆沒……」,結果報出來「台北市立師專陳錦湧」就是我本人(笑)。當天我的褲子是破掉爛掉的,我用釘書機釘起來還用透明膠帶貼著才不會被釘書針戳到,我的褲子已經都練到爛到了還穿著去比賽,當是還有因為練習受傷,褲子又破掉,加上已經誇下海口非冠軍不要,在這樣的壓力下還讓我拿到冠軍,你們知道那時的心埵釵h高興了。

Q:您會的國術套數有多少?
A:61套。
套路名稱介紹
Q:您有沒有真的用國術防身過?

A:用國術防身的話是“沒機會”,防身不等於兩個人對招,對招是大家互動,防身就是你真的被別人攻擊,因為我們人要有修養,你不能因為你有功夫就大剌剌去怎樣,那是得罪別人,沒有修養,這就是武術的「俠義哲理」。另外,為什麼我們沒有去挑釁別人,別人卻要來挑釁我們?人在社會上生活要夠聰明,要看得透、不執著,有些情境不理想我們可以避免掉。

一般我們在武館練習有很多人是脾氣不好的,我們向來都保持低調,即使現在輩份很高了仍然保持低調的態度,盡量不跟別人起衝突。那至於功夫能不能用,平時我們透過教學已經讓大家看到,所以功夫本身的實用性沒有問題,那防身是我自實際遇到危機才需要,只要我們懂得某些事情可以避免掉,保持警覺和修養,就可以避免麻煩

Q:國術有沒有分派別?若有,您屬於哪一派的?特別之處在哪堙H

A:國術門派多得不得了,一個門派中還會分成很多派別,光一個螳螂拳就可以分出梅花螳螂、七星螳螂…一堆名稱,都會有這些現象,光一個螳螂就有這麼多,更不用說什麼蛾蝞派、武堂派,在古代的確有這些名稱,現在也還在,只是他們有很多東西都變得不純了。

我們的門派叫做『長拳螳螂門』,這是因為我的師父高道生先生他把它融合在一起成為一個新的名稱,它包含的種類其實很多,是一種綜合門派。

長拳螳螂門介紹
Q:您是武術科系出身的嗎?
A:不是,國術系台灣最早有的是文化大學,以前叫國術組,現在叫國術系。
Q:國術可以練出肌肉嗎?
A:照片忘記帶了,不然你看了會嚇一大跳,八塊肌多美啊!那時是我的同學看到我練了兩年從49公斤到有八塊肌的程度,覺得太驚人,所以幫我留下了紀錄。
陳老師的英姿
Q:有沒有因為練國術受傷的經驗?

A:有,但是非常非常少,那時我初學的第一年,一直想把劈腿劈到極致,所以我每一節下課,連暖身操都省略掉就一直劈,劈了一天之後隔天馬上不能走路,整個筋受傷,然後後來腳常常去踢到桌子,踁骨也受傷,腳完全不用使用,後來只能用爬的上樓梯,用手扶著樓階爬上去,完全痛死,後來是我師父幫我抓一些穴位讓他血路暢通,當天我一直抓到晚上十點多,過了幾天就不藥而癒了。另外一次就是過年的時候,又跑去學校不斷練功夫,練到把脖子扭到,除此以外沒有受過傷。

至於有些人練國術為了要“避免”受傷,就吃藥粉,我問過我師父要不要吃那個,我師父說,你如果吃下去就要連續吃幾十年,那你們覺得那是藥還是毒呢?你必須要一輩子靠他了,吃下去就變成要長期服用,其實幾十年下來對身體並不好。我問過我的師父那你吃藥嗎?他說他從來不吃藥,都是靠著呼吸調養,血路暢通自然身體就好。如果說練國術要避免受傷的話,做動作時不要過度,慢慢進步而不要操之太切,不急躁自然就能水到渠成

Q:您練國術的過程中有沒有因為挫折放棄過?
A:有,有一次。專一下學期的時候,跟國術其實沒關係,當初是社長跟我們說「走!陳錦湧,我們社團現在要辦一個團康聯誼活動,我們玩一玩再來練國術」,當時我聽了就發飆了:「練國術不好好練,整天想玩」,當時學姐、社長一直要我跟他們去玩,我又不想去就很火大,後來就跑掉去做別的事,半小時後社長一直跑來跟我道歉「歹勢啦!我們應該要認真練國術才對!」。我當初曾經因為這樣拗著脾氣說不練國術,從此以後沒有發生過,我愛死它了(笑)。
Q:您覺得國術的精神是什麼?可以用幾句話來形容嗎?

A:這個不好說,但是我覺得國術在強調一個人透過本來是歷史傳承下來的搏擊運動,一個打鬥防守的動作,其實它牽涉到自己的身體,自己身體堶能量的培養技術的提升,還有做動作時自然產生的藝術美感,還有腦袋當中控制動作的規律性,再加上你必須很冷靜才能操作完美,所以慢慢的會變成一種修養的提升,透過這樣的冷靜思維,慢慢的你會養成一種“”的功夫。因為我們人本身還有情感,我們對人有一種厚道在,文化不是只有武術,還有文學、哲學,還有對於人類心靈的說法,整個融合下來,國術其實跟傳統的哲學、文化某些精神境界有相通之處,那剛好我是兩方面都有吸收的人。

所以對我來說,國術的精神其實是在於「強健體魄、勇武精神、敏捷身手」,此外還有運作「心思之靈」,也就是在於個人精神的提升。

Q:對您所收的徒弟、學生感想如何?對於他們的表現滿意嗎?

A:基本上我對學生的要求有“六句話”,一定要做到我才能夠長期培養,一「肯用力氣」,二「肯流汗」,三「肯背」(背動作,因為套路很多一定要背),四「肯拼」(最後關頭,不管是表演、比賽都要花精神把它做完美一點),五「安全」,六「秩序」,要能自己負責,不能說老師在一邊教你,另一個人在旁邊亂砍傷到別人,也就是說老師和學生之間要有一種很穩定和諧的空間,進行教育和成長的過程。

學生在我這六項要求底下,他們的成長非常非常明顯,多年下來出來的徒弟其實很多功夫都很不錯,尤其是練比較久的像現在讀國中的,我們已經三連霸連續拿下三年全國總冠軍了,三年比賽我們己經拿十座獎盃,十座獎盃都是靠選手每年三、四十項的成績去累積出來的。所以對我來說學生都很優秀,當中有幾個是出類拔萃的,但大柢來說只要能達到我的六項要求,每個人的成長都不錯。

Q:您的徒弟中您印象最深的有誰?為什麼?

A:我教過的都算的話,現在台北市老松國小黃世輝老師和台北縣興化國小的張福仁老師印象最深,那是大學生的時候教他們。如果是學生輩的話,做得最極致的話,除了國中組,挑一個最精采的就是高中組的許煥,當初因為一個判斷錯誤他曾經離開過國術,那時我勸許多同學忍耐兩個月,結果不到一個月他看到其它人的進步,就又回來一直練到現在。

如果以女生來說,其中一個是陳蓉娟老師的女兒謝于涵,起初看起來好像軟趴趴的,很多人都不看好,不過我跟她媽媽說,依我的判斷此人將來一定發光發熱。在一次比賽前,三個月的時間對她非常嚴格,不做到要求的動作不行,她都快要哭了把所有的動作硬是做出來,一個星期、兩個星期…,罵的次數變少了,果然比賽結果出來五套動作全都上了,在一開始她可是一個只會打螳螂手而且還軟趴趴的女生。也就是說不到一個月的時間完全脫胎換骨,也有這種特殊的例子。

陳老師指導班上學生打國術

小記者的採訪心得:

為了準備這次的訪問,我們整組可說是卯足了全力來準備,製作邀請卡、排演什麼的,不過到了採訪當天現場還是彌漫著“緊張”的氣氛。還好陳錦湧老師並沒有我們想像中的那麼嚴肅,雖然他在教我們打國術的時候有點嚴格,但其實在接受訪問的時候,他就是一個和藹又親切的老師。

陳老師不只針對我們的問題回答,還跟我們聊了許多他練國術25年來發生的許多趣事,聽得我們是哈哈大笑,原來我們只是看到陳老師總是一付『武功高手』的樣子,好像一個俠客一樣武功高強,在背後是有這麼多故事才造就了今天的陳老師。

雖然是像聊天一樣的訪問,不過我們都很感謝陳老師對於我們力行國小國術運動的推行,也很佩服他那種對國術的堅持、熱愛和不放棄的毅力,要像他那樣為了練劈腿練到腳不能動、脖子扭到,還有因為社團的人要去玩不練國術而生氣…這些都是我們做不到的(別人找我們去玩早就玩瘋了),這些種種也都讓我們感到,要做好一件事就要徹底的盡力,對自己有所要求,才是邁向成功的不二法門。

 
 
武武生風 國術探源之旅(力行國小)製作